晶奈Akina

这里是DC厨晶奈!!Cathy第一可爱哇!!
文渣写手&只会画小萝莉的画手【趴】配色渣
喜欢的CP:食虾组/DC/Phantom&悠子/卡切&初
是魔圆/友奈/LL/终炽厨
请多指教~

【暖暖主视角】雪后月【假HE】(高虐预警)

苍茫大雪中,爱恨终结。

暖暖面对着北地的寒风,怔怔地盯着那一轮孤悬的满月。她的怀里蜷缩着一个银发少女,暖暖抚上海樱冰冷的脸颊,摇了摇头,

海樱的胸口卡着瑞德枪中最后一颗子弹。

暖暖想到北地战场上发生的一切,心痛欲裂。

七国开始了空前的混乱。废墟孤岛流出了大量武器,连一向远离战场的荒原都被卷入战争。厮杀、哭喊与猩红的血液,因为完成版七号药剂的问世遍布奇迹大陆。

暖暖紧紧抱着浑身冰冷的海樱,仿佛这样便能让怀中的少女醒来。她回忆着这一整年的动乱——

苹果联邦的军民都加入了战场。奥兰多作为指挥官冲上了前线,然而这一次——灰影的枪口对准了他。

“弗里恩,你……”奥兰多面前的灰影已经彻彻底底失去了人性。

就在他快要成功唤回属于弗里恩的记忆时,莫里森出现控制了灰影——之后,他就只能是灰影了。

奥兰多失去了理智。他很想冲上去质问面前的人,为什么会这样——鼻梁上那副眼镜似乎都在颤抖。

来不及他犹豫了,灰影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奥兰多。指挥官盯着黑洞洞的枪口,丢下了手中的枪,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枪,对准了面前的狙击手。

“砰!”

两人同时扣动了扳机。奥兰多倒在了血泊里,手中紧握着那把枪,枪口是一朵鲜艳的玫瑰。

绿色的瞳渐渐失去了生命的光芒,这时他模糊的目光注意到弗里恩身后一个身影,想要挣扎着出声,却已来不及了。

奥杰卡手中的按钮轻轻一按——他的弗里恩,以及那行于黑夜的灰影,一起失去了生命。

莉莉斯王国几近分裂,罗伊斯国王与黑卡小姐在一次叛乱中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二人的身后竟都有一股强大的力量。

“黑卡,这一次,你必须舍得。”罗伊斯盯着已经褪去稚气的骑士,手指抚着脖子上的刀刃轻笑,真是冰冷而尖锐啊。

“主人。”黑卡的背后站着一群女王的暗卫,其中一个蒙面的金发少年低着头不语。“您如果能说出女王的下落,还能留下性命。”黑卡的刀锋颤抖着,“您想要怎样?”罗伊斯突然看见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凝滞了,直直的盯着骑士少女背后熟悉的身影,不顾受伤用手握住了刀刃:“黑卡!快到我身后——”

金发少年持弓,将箭拉满,箭矢飞掠而出,直直的穿过了黑卡和罗伊斯的胸膛。他拉下面罩,赫然是娜娜莉女王!

“这两个孩子,可真是不听话啊。”娜娜莉摇摇头,取下了罗伊斯头上的皇冠,“我亲爱的弟弟,是时候物归原主了吧?小黑卡,你可不能心慈手软……”

最终,二人“同归于尽”。

洁洁云被释放后,众人发现她拥有精灵的赐福——强大的设计力量。这个遭受了百般磨难的少女被推举为正面对抗尼德霍格的先锋——这是由桃心骑士艾露卡推举的。

在战场上,洁洁云遇到了重伤的尼德霍格。他靠在一块巨石上,军装上血迹斑斑,嘴角还挂着鲜血。路易倒在一旁,黎明之刃上沾着血迹,猩红的残片一直蔓延到他的胸口。

“这……咳……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尼德霍格盯着满脸眼泪的洁洁云,费力的抬起身子正对着她。看见少女怀里的剑,他轻笑:“小兔子,莉莉斯……已经没有士兵可用了吗?”

“尼德霍格……上校大人——我已经能独立了。”洁洁云怀里的剑摔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尼德霍格抬起手想要拭去她的眼泪,却难以触碰到面前的小兔子。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遥远至此?

他站了起来,拾起了短剑,放在洁洁云手中,尖端朝着自己。

“你要……做什么?”洁洁云的手颤抖着。

“小兔子,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尼德霍格露出了微笑——如同当年莉莉斯的总理大臣,温柔而强大,“如果,我这苟延残喘的上将大人的鲜血能够让你活下去——”

接着,他冲着刀锋而去,在洁洁云绝望的惊呼中紧紧拥住了她。

殷红鲜血如同末日的蔷薇,从尼德霍格的胸口涌出。

——听说,文明的湮灭就像烟花一样绚烂。

暖暖盯着将匕首刺进瑞德胸膛的啵啵,皱了皱眉。世界竟已混乱至此?

啵啵笑得灿烂,拿着匕首走了过来。“暖暖,好久不见。”她瞥见海樱,眯了眯眼,“大小姐也在这场战乱中——”

“啵啵——!”暖暖盯着面前一身黑袍的少女,她的眸子是紫色的,“你是诺亚的人偶?”

“是,或不是——嗯~我继承了她的身体,占据了她的记忆,那么我就是啵啵了。”啵啵的笑容明媚,配上她手中滴血的匕首,气氛诡异。

“啵啵……大喵为了找你,被废墟孤岛的人带走了。”暖暖侧过头落泪。

匕首应声而落。“为什么会这样?”啵啵的笑容凝固了,她的眼睛里涌出了紫色的液体,染着她的脸颊,虹膜渐渐恢复了湛蓝。

啵啵低着头抹去了眼泪,她抬起头,暖暖又看到了那双紫眸。“暖暖,你愿不愿意和我合作?让我们统治整个奇迹大陆吧。”啵啵的指尖点着唇,发出了蛊惑人心的笑声。

暖暖的拳紧握:“啵啵,你怎么这样执迷不悟!难道你对血脉诅咒——”“我不需要药剂,我已经是人偶了,这片大陆上的血脉无法控制我!”她张开双臂仿佛在拥抱着漫天的雪,昔日温柔可爱的面庞变得狰狞。

“……是吗?”暖暖拾起了匕首。

她盯着无边无际的雪原,又将目光投向了海樱,银发上沾染了雪,却不再融化。

暖暖将匕首深深地刺入了胸膛。

面前的啵啵痛苦地倒在地上,口中流出紫红色的液体。“——这种诅咒!”啵啵在雪地上颤抖,她人偶的躯体正在分崩离析。

暖暖苦笑着,她的手开始痉挛,目光也开始模糊。至少,这片大陆——

“你听到了吗……雪融化的声音?”希弥斯的声音从遥远的天穹传来。

暖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流光溢彩的卷轴。她的伤口一瞬间不再疼痛,那卷轴化作一道光芒,从她的伤口飞入了灵魂。

一切痛苦都在溶解。

“如果,你能回到过去——”凯尔莎的声音似远似近,缥缈如烟。

“我愿意改变这一切。”

新历元年。

粉发少女暖暖出现在奇迹大陆,以强大的搭配天赋打败了来势汹汹的敌人。

“谢谢你,奇迹卷轴。”暖暖微笑着坐在王座上,她的身边环绕着七国的精英。

新历元年,血脉诅咒出现于奇迹大陆。

也许这命运与轮回,便是如此。

明月孤悬,新的希望……在生长。

——尾声——

暖暖从云端花田中醒来,头顶的夜芙海棠投下一片嫣红的花影。

“暖暖,你醒了?”啵啵抱着大喵坐在一旁,“绫罗的饭菜马上就做好了,你和海樱先去吃吧——对于云端的美味,我真是期待的不得了!”

暖暖揉了揉眼。刚才的是梦吗?那般真实而冷酷的现实,真的会在梦里出现?

她远望着云端花田,清风徐来,花叶摇曳。她的目光触及谈笑风生的海樱,面带苦笑。

终究,这里是云端花田——她仍是回不去新历680年,回不到麦川小镇,仅能在这片梦幻花田里追寻一份虚无的友谊。

—FIN—


评论(6)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