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这里是DC厨晶奈!!Cathy第一可爱哇!!
文渣写手&大概不会画画【趴】配色渣
DannyCathy一生推/友千景/祝冥

140fo啦 新年如果到200fo我搞个抽奖吧

只是个设想

最近在画抱Q的吧唧 不过年前可能弄不完 要补课

估计其他也是Q娃/yuyuyu相关点文?

杀天圈我除了搞同人创作我应该不会弄相关的同人周边啥的 我只当认真买家


出个祝冥相关周边一直是我的梦想 关键水鸢和老祝的发型……算了计划搁置.JPG

今天没有胃痛!

我发现我2017描写奥杰卡和我2018-2019描写Cathy的方式都差不多 除了发色瞳色

啊初霁那篇我好像坑了…!

不过我完全不喜欢奥杰卡那种拆官配的反派 

如果她要是有个提尔联军的军师啊之类cp的和她一起黑黑黑到底 我可能还会喜欢她吧

真不知道我自己在想什么


总之2019要继续喜欢DannyCathy,和(       )【说出来我感觉自己像个痴汉,如果她能看到的话一定看得懂的】

【DannyCathy】合葬

(八月份尬写,第四发。新年我尽量少发刀子!)

【避雷】以刀为基础的糖/E还活着的私设

Daniel的身体伏在滚烫的地面上。漫卷的火焰吞噬意识之前,他想起了身处于B3的断罪人。

『Eddie…如果可以的话,未来不如让我和Cathy合葬吧?』

他好像说过这种话——这样想着,却不能阻止意识在飞散的尘霾里消散。

Edward被神父带出楼救治——之后他回来过一次:处于Catherine已经逝去的时间段,那时Rachel正在B1层。

他觉得断罪人小姐和自己也算相处过一段时间,让她孤零零地躺在地上未免过于残忍,于是将Catherine在原地埋葬了。

守墓少年在离开大楼的路上,也就是B2,遇到了Daniel——

“是你啊,Eddie…”医生看起来非常虚弱,他爬行过的地方拖着一道歪歪扭扭的、拉长的血痕。

义眼的两个瞳孔瞄准了Edward:“你还活着——看起来活得还不错。啊,对了,你看到Cathy了吧?”

Edward点点头。

“那就一起死掉好了。”医生的手中攥着大概是火种的东西,他的眼角有已经蒸干的泪痕。

他诡异的笑容令Edward退后一步:“我……我已经把她埋葬了。”

『是这样啊。』

Daniel轻轻吐出一口气——带着血腥味的、颤抖的吐息。

“Eddie…如果可以的话,未来不如让我和Cathy合葬吧?”医生用着状似玩笑的语气,“要做好我们的墓碑哦。如果我死掉了,你一定要想办法让我们在一起……”

“我可没觉得Danny先生您会这么快死掉。没想到你这么喜欢和Cathy小姐在一起啊。对了,你的伤口大概需要处理——”

“不需要了。我对Cathy她——哈,反正一切都要完结了——和Rachel他们……也麻烦你,去做我们二人的墓碑。”

Edward听着Daniel不太连贯的话语有些疑惑,不过仍是郑重地鞠了一躬:“真难得有人会主动找Eddie做墓碑呢。”

他扛着铲子远去了。

Daniel注视着他的背影,感觉到思绪有些混沌。他继续爬行着。

……

Edward还在大楼外扛着铲子孤零零地走着。突然背后传来巨响——

背影模糊在火光里,Edward认为Daniel没有存活的可能。

大楼的爆炸没有殃及他。在通过报纸得知全楼仅有Rachel和Isaac存活时,他想到了Daniel曾经说过的话。

守墓少年不会认为这是句玩笑话。

他该去履行承诺。

他第一时间躲过了那些不算严格的把守者,溜进大楼。

Daniel躺在地上。

他的衣服焦黑,看起来被火灼烧过,但保持了不过于狰狞的表情,紧闭着眼。

比起他歇斯底里时的状态更平静。

Edward先去检查了楼内的通行状态——他很庆幸处于地下的那些楼层受损度不大。

想了些办法,他把Daniel移到了B3,在埋葬Catherine的小土堆旁边又挖了一个坑。

『二人被不太完美地埋葬了。』

Edward想着,回到了自己的B4,无奈地为他们制作了墓碑。

……

『Daniel·Dickens&Catherine·Ward』

医生曾经对守墓少年说过的『玩笑话』如今成了现实。不过在他本人的角度看,这大概不算是玩笑。

Edward也弄不懂他们最后一面时,Daniel似乎是没有说完的话。反正自己的承诺已经兑现了——他们『死在一起』。

“愿他们安好。”

他们二人如今并肩躺在B3层的枪决室。

合葬。

很遗憾的是Catherine也许不会想到,医生有这种心思。

Daniel他或许是把断罪人当作『同类』而产生了『想要合葬』的意愿——又或许就是单纯喜欢她。

不过,这些都要当事人在天国相遇之时才能知晓了。

End

可能是明天七夕贺文的前传类。这次是主E视角…下次主D!!


【DannyCathy】并肩

(第三发 祝大家新年快乐 糖派发就到此为止啦)

流动的空气里弥漫着点心的甜香味。

新年第一天。

Daniel和Catherine两个人,已经在商业街观察两个小时了。

一个犯人逃狱,有同伙接应,混乱随时可能在这片街区爆发——这让今晚本能休假的Catherine不爽地接过观察形势的任务。

意外的是Daniel这位心理医生也被派来和她一组。剩下的警卫负责擒拿,潜伏在这片街区的其他地点。

二人肩并肩走在路上,给人一种……奇妙的感觉。

“烦死了——这可是我的假期。”看守小姐穿着一件白色大衣,此刻正站在服装店玻璃前偏着头欣赏橱窗里的一条长裙。医生披着黑色的风衣,提着Catherine的包站在她身旁。

今天他们不能以在监牢内的装束出行,这都是为了避免打草惊蛇。

“我今晚也没有安排。这本来该是我欣赏眼睛的时段。”心理医生盯着身边女子耸肩笑了笑,“等等,你要撞到人了。”

“哪里?”Catherine迅速转过头,发现离自己最近的人都有十米距离。

“根本没有嘛。”

“你看那个橱窗太出神了。该走了。”医生多看了几眼那条长裙,继续前行。

“啊,真是的。现在就来……”

两个人看似悠闲实则紧张地前行,刚好走到一个巷口。街上悠扬的音乐与行人的欢声笑语混合在一起——成为假日最平常不过的景象。

“砰!”

浓绀色的夜幕被枪声撕裂,街上似乎有一秒的宁静,发着昏黄灯光的路灯立在街边,浓重色彩——不知是血色还是灯影黄色浸染上城市一角。

混乱的脚步声以及路人的尖叫撞进耳中。

“哗啦——”还有玻璃碎掉的声音。

医生和女看守并肩站在巷子的阴影里盯着人群涌动。

“为什么你这位心理医生,还要和我一起——”Catherine指着Daniel的胸口,“如果不是男看守数量不够,您现在、一定、还会坐在审讯室里做笔录。”

“可成天看着那些无聊的眼睛实在是令人烦躁。”心理医生眯起眼笑着,Catherine不禁想起他刚刚说过的“本来该是我欣赏眼睛的时段”。

真是个矛盾的人。

“那面似乎已经打起来了。”Daniel指了指不远处缠斗的一伙人,“今天我们两个出来可没有带防身武器,最好不要参加行动。今晚我们两个只是来探查的,你要保护好自己。”

“但那些罪人……”

急促的脚步声突然接近。

“还有没有那些家伙的同伙!竟然被那些条子给盯上了,真扫兴。”“大哥,那些路人怎么办?”“既然已经被盯上了,不能再做更多麻烦事。看守里的那些照片你都看过了吧?如果看见那些人,就先处理掉!”

Catherine接过Daniel手中的包,她将手搭在按扣上。医生站在外侧已经看见那些人逐渐靠近,他脸色大变。

“失礼了。”Daniel将Catherine按在冰冷的墙上,“现在情况危急——”

Daniel的笑容突然变得温柔与满足——像是要达成某些早已想去实现的目标一样。

——像是在平时看见了他非常满意的眼睛一样。医生眼角有些笑意。

“新年快乐。”

Daniel一把将Catherine拥入怀中,仿佛并没有发觉看守小姐瞬间变红的脸颊和惊愕的神色。

灼热的气息漫上,双眸相对。

“等等!”

两唇相触。

在那一刻,那伙人刚好走到巷口。“大哥,这里有人——”“不就是对情侣吗,不用管了。这时候还有人记得卿卿我我,哈哈。”

那些人走远之后,二人分开了。

Catherine喘着粗气,从包里掏出一把小巧的手枪恶狠狠地拍在Daniel胸口。“你……你完全没有让我把话说完!”看守小姐红着脸有点恼怒,“太唐突了!”

“不得已之举,抱歉。”“所以说你——!”

犯人被逮捕,新年第一天的夜还是不算平稳的度过。第二天Catherine收到了橱窗里挂着的那款裙子,来自医生。

“谢礼。”一张浅绿色卡片放在袋子里。看守小姐一秒脸红:“他是在谢什么啊!”

End


【DannyCathy】归途

(依旧是在主页投过的旧粮 请小心食用 文笔并不流畅)

(婚后设定/正常工作生活设定/糖)

Catherine倚在窗边,望着玻璃之外的天空,明明是夜晚——却拥有黄昏一样的颜色,浅浅淡淡的橘红色染在视野里。

这都是因为今天的大暴雪。

雪纷纷扬扬,远处的屋顶被涂上白色。视线下移,残叶落尽的树枝上压着积雪,马路上人迹寥寥,路灯昏黄的光只能照亮有限的范围。

冷清。

办公室里只留下她一人。

“这种暴雪下了一整天,好烦——又不会像小孩子那样休假。”Catherine转过身,“还好,终于要下班了。”

她在屋子里翻找着雨伞。因为是初冬,天气并没有特别冷,“大雪”都是雨夹雪。

这种雪质地较软,人群走过就会踩化,变成浑浊的水坑。

像自己穿着皮靴还好,有些小女孩穿着布质鞋就要踩进水——又冷又湿,感冒的几率会上升。

“今晚回家大概要喝些热水。”

寻觅无果,Catherine狠狠关上铁质柜子的最后一格,咬着牙吐出一口闷气。

她取下衣架上的外套:“啊,冒着雪出去好了,不知道Danny有没有下班回家。这种天气应该让他来接我的……”

不过医院的工作一般比她更多,Catherine也没指望他来。

拎着皮包走到一楼,盯着门外欢快飘扬的雪片,她停在原地。

深吸一口气。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回家的。”

无奈之下她走出大门,风挟着雪片扑到她的脸上——完全睁不开眼。

踩着雪咯吱咯吱的脚步声从自己的左侧传来,阴影笼罩在头顶。

一把熟悉的、黑色的伞,在Catherine的头顶展开。带着温度的围巾和熟悉的消毒水味道一起贴上脖颈。

“Cathy,为什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呢?”医生语气里有些责怪之意。

“毕竟你医院那面很忙嘛。”“但是你可能会感冒。”

Daniel的右手和Catherine的左手交握,并肩走向停车场。

在里外车灯都亮着的车子前,Daniel收起了伞——一大层雪从伞上落下来。

“你在这里等了多久?“盯着掉落在地的一团雪,Catherine问道。

他在这里一定站了很久,才会积上这种厚度的雪。

Daniel笑了笑:“没有多久,快上车吧。”

打开车门,温暖的气流扑面而来。

她侧身坐上车座,双脚相对着磕了磕,让靴底的雪落在车外——这样就不会在车里融化成一滩水。

关上车门系好安全带,Daniel将内车灯关掉,挂档倒车。

“Danny……你一直在这里开着暖风?”

“嗯。”

“很费油的。”解开围巾叠好放在膝上,Catherine探着头瞄了眼油箱余量。

“怕你会冷。”Daniel已经成功从车位脱身,他将车开向家中,雪在轮胎下发出吱吱咯咯的声音。

——好吧。

Catherine接受了这个答案。

归家途中两人聊着今天发生的事情——好在医生没有遇到麻烦的病人,Catherine的文稿也没有因为程序崩溃而丢失。

除了突如其来的降温和暴雪,这一天并没有特别之处。

但他们很喜欢这种生活——平凡的、温暖的日常。

从黑暗中挣扎而出,寻觅光明。

他们照亮彼此的未来。

闲谈间车已经到了家门口。Daniel把车开进车库,关掉车灯熄火,把自己和Catherine的安全带解开了。

一如既往地,Daniel先下车,然后走到另一侧打开妻子的车门。

擦肩而过,他能感受到金色的发丝里藏着洗发水的香气。

回到公寓要经过一条小径,雪还没能清出来,Catherine跟在Daniel身后,踩着他的脚印小心翼翼地前行。

“Cathy,到了家我来煮些姜汤喝吧,这种降温很突然,回家快点把凉衣服换掉。”

“啊,知道了知道了♪你也是喔。”

『我家的医生真是能给人依靠感呢。』

掏出钥匙打开家门,Catherine看见餐桌上放着三碗冒着热气的姜汤。

“欢迎回来。”

轻柔而温暖的少女声音响起——

“喝点姜汤吗?”

End

🌟最后其实是Candy啦(还需要猜吗)姜汤算巧合,父女一样温柔体贴.JPG

不过我觉得Cathy不会喜欢姜汤(你)

✨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

💫虽然依旧没写出日常的温馨感_(:з」∠)_


【DannyCathy】近日有雪

(婚后。在主页已经投过啦,忘记lof好久来刷个存在感!有私设小彩蛋可以翻我以前的文……无伤设定)

新的一年将要来临。

今天的Daniel和Catherine都有假期——医生坐在沙发上读报,餐桌旁金发的女子正品着红茶,盯着右手上的手机。

“啊,外面在下雪。”打开社交软件的妻子点开朋友发来的视频,雪花如絮飘飘洒洒漫天飞舞。

“又下雪吗?”

医生合上报纸,纸张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他站起身,走到衣架前取大衣。“你要去哪里,Danny?”Catherine偏过头,看到丈夫脸色不太好,有些疑惑,“一起去吧。”

“现在几点?”

“喔,是上午十点。”

“今天Candy是不是要早放学的?”医生开披上大衣,“外面雪这样大,地会很滑。”

“那也要十一点啦——何必这么早呢……”话是这样说着,Catherine也去衣架前取下了自己的大衣,“但是果然还是不太放心。”

“那就一起走吧。”医生自然地拉住妻子的手,发现她的手有些冰冷,“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刚刚不是在喝红茶吗?”

他转过身面对着妻子,也很自然的把那双白皙纤细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

温暖从接触之处一点点涌来。

“真是的——都已经算是老夫老妻了吧?还要这样浪漫一下?”Catherine的耳尖有些泛红,“不过,的确是暖和一点了。”

她单手把Daniel的衣扣一颗颗扣好:“那么走吧。”

“Cathy…稍等一下。”Daniel将自己和妻子的围巾取来,先给她系好——这下子看起来裹得就很暖和了。

他抱着自己墨绿色的围巾,嘴角上扬。

这是一条2.01m的围巾。Cathy亲手织的。至今还在,最近才开始用,保存得很完好。

——他们从那块黑暗与温暖交织的地带逃出,已经很久了。

大楼、天使们,罪人的悲鸣。

都远去了。

久到很多人忘记了他们的存在,他们选择了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了生活。

离开大楼之前Daniel只带走了攒下的钱、一部分义眼和这条围巾。

Cathy的左手虽然保住,但不太灵活。到了冬天她的手就会冷,是因为血液流通慢。

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在控制台前十指快速舞动,大概是个遗憾。

不过她的左手无名指戴上了戒指。

平凡而温暖的生活令他们感到满足,女儿的笑容能让这对夫妻忘记曾经。

忘却那些,从泥沼之中挣扎而出的苦楚。

“Danny?你怎么在发呆?”Catherine的声音打破了回忆,Daniel连忙系上围巾,向她微笑,“刚才在想我们以前的事情。”

“以前?你没有想到别的什么人吗?”

Catherine脸有点黑。

“绝对没有——都是你。”

Daniel连忙摇头。

现在生活里的一切都充满了Cathy的气息,大楼里的记忆反倒有些模糊,不够真实。

说起来第一次和Cathy相遇的时候,她就不像是普通的女看守。

金色发丝像是闪烁着光芒。

一朵蔷薇。高傲美丽的蔷薇花。

以及,同类是一眼就可以捕捉到的。

“走吧。”

载着二人的汽车小心翼翼地在路上行驶着。雪地很滑,虽然车胎已经换过了雪地胎,仍然要集中注意力。

开车要小心——翻车撞车被举报都是有可能的哟。

因为这种天气,车堵了很久。十分钟的路程走了四十五分钟,等到Catherine撑着伞下车时下课铃已经响了。

在众多小孩子里寻找女儿的身影,她很快捕捉到了一顶带着白色毛球的帽子。

“妈妈!”

“你来接我了吗?”Candy在雪地里蹦蹦跳跳。

Catherine点点头:“爸爸在车上等你。牵好我的手,不要摔倒了哦。”

“好的!”

打开车门坐进车里,Candy先和Daniel打了招呼。

车行驶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欢声笑语。

生活也许就是这样,平和、温暖,将希望寄托于自己内心最柔软之处。

最幸福的事情,就是与让自己生命圆满的人相伴相依。

——稍等,故事还没有结束。

“爸爸!妈妈!今天我们的联谊会上,我很开心!”Candy兴奋地盯着车窗外飘扬的雪花,“所以说……外面的雪很好看,是这样吧?”

小孩子的思维跳跃真是快。

“一起去玩雪怎么样!”

“这个……”Daniel尴尬的笑了笑,但后视镜里女儿期待的笑容令他无法拒绝,“Cathy你怎么看?”

“……可以吧,毕竟快要新年了,陪Candy玩也不是没有时间。难得的清闲嘛。”

Catherine侧过头:“我从来没有玩过雪。”

“我也没什么经验。”

“我会的!在学校的时候……”Candy刚开始还兴高采烈,说到之后却有些脸红,“摔进雪堆里,差点被班级同学堆成雪人。大家还会用雪球互相丢,感觉很有趣!之后老师和我们一起堆了一个超——大的雪人!”

“那样,安全吗?”“雪球是软软的!不会痛的!”“看来你被砸过?”“……是。”

于是,Daniel携妻带女站在自家庭院。

三个人都戴上了手套和帽子。

雪积了厚厚一层,抓一把是软绵绵的,团一团又有些坚硬。

Catherine试着在雪上画了几笔。

“妈妈!有破绽!接招!”Candy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小雪球飞到了Catherine腿上。

“你还不够高哦。”“怎么能这样说——!那就让妈妈来见证我真正的实力吧!”

Candy举起雪团,盯准了自己的父亲。

啪。

Daniel的视野一片雪白。

“Candy!你怎么朝爸爸的脸上丢雪团!”

Catherine的声音蓦地拔高变得严厉,“爸爸戴着眼镜,如果砸伤了他怎么办?你在学校和同学玩也绝对不能向人眼睛上丢东西!”

妻子取下丈夫的眼镜,用自己随身携带的手帕擦拭。

Daniel抹了抹眼睛,拍拍她的肩:“不要和孩子生气了,她也不知道。下次注意就好。”

“我怕你们……会受伤。”Catherine把眼镜还给丈夫,走到Candy身边,看着她扁着嘴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声音也软了些。

Candy的头被摸了摸。

“妈妈只是想告诉你,要注意好他人和自己的安全。”Catherine俯下身,擦去女儿眼角将要滴出的泪,“那么,现在我们去堆雪人怎么样?”

“好……”Candy小声回答,走到另一片空地上开始团雪团。

小孩子忘事情非常快。几分钟之后Candy就投入到滚雪球的工作中,脸上也重新挂起笑容。

“我没想到我还会说出这么家长式的话。”

“你本来就是个好妈妈。她不能像我们那时一样和整个社会格格不入,她该有一个闪耀的未来,拥有朋友,拥有自己的世界。”

“谢谢夸奖♪那Danny,一起去堆雪人吗?”

“好。”

经过一个小时的努力,三个高矮不同的雪人立在了Dickens家的庭院里。Candy给三个雪人用手头的材料添上了五官,甚至——用彩纸裁了三条领带粘在雪人身上。

“这下就有我们三个的特征啦!”Candy拍了拍手上的雪,“最近有雪真是太好了!”

给三个雪人拍了合照,Daniel又取了相机立在雪里,定好时给六“人”合了影。一家子笑容的温暖程度可以融化这一冬的冰雪。

——近日有雪,还不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