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Hi这里晶奈,大本命圆神二本命友奈w
文渣写手&只会画小萝莉的画手【趴】配色渣
魔圆/友奈/LL/终炽厨
请多指教~

【Summoning 101同人】第六百一十七页

女巫穿梭在森林里,寻找着召唤所需的材料。她的发丝柔滑如绸缎,在阳光下闪烁着桃花心木般耀眼的光芒。

她拾起了几枚腐烂的狼牙,没有嫌恶它裹满了泥土散发着腐臭,水晶般的双眼眯了起来,嘴角上翘。

这是最后的材料,她的召唤术即将完成。

女巫小姐咬下指甲,画好了魔法阵。她拿起羽毛笔,因为指尖的疼痛草草地写下指令,咏唱魔咒。

Lyrr viva tou conquieta

Aeterrno amora——

一双毛茸茸的爪子从召唤的门后伸了出来,握住了她小巧的手。“意外的没有想象中的凶猛呢。”女巫盯着面前的狼人,善意地笑了笑。

“以后,我们就可以生活在一起了。”

女巫将地上散落的纸张整理起来,抱在胸前。她正想离开这里,长长的袍尾却被扯住了。

嗷呜——

狼人的长嗥悠长而沉闷,吓了女巫一跳,身边有魔力在涌动。她想要咏唱咒语,却突然发现指尖的伤口不见了。

女巫回头盯着狼人,他乖巧地盯着自己,伸出双爪,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除了自己发现已经被扯烂的衣袍之外。

她眨了眨眼,握住了他的双爪。

“回家吧。”

冬去春来。

女巫和狼人相处得很融洽,她把自己的笔记整理起来,一共六百一十七页。

她教给他自己所说的咒语。

“Lyrr viva tou conquieta

Aeterrno amora——这是我召唤你出来的时候,使用的咒语哦。”

女巫知道,狼人无法说话。但她还是一字一句地把这些咒语教给他——她相信狼人能够听得懂。

盛夏的熏风,金秋的红叶,暮冬的雪花。这些都是他们共同观赏的风景。

“能够召唤你,真是太好了。”女巫笑着握住了狼人的爪,“这可是我的科学性召唤术,是我最成功的一步。”狼人低下头,把女巫抱在在毛茸茸的温暖怀抱里。

谢谢你——他想这样说,但只能发出低沉的嗥叫声。

某一天,召唤的门崩塌了。

坍塌的门将狼人拽回虚无。

“不——”“嗷呜——”

女巫和狼人同时高喊着,狼人想要握住女巫温柔的手,手腕却被闭合的召唤之门无情夹住,狼爪被钳落。

他心底的疼痛胜过了断腕处的撕裂感。

时光飞逝,狼人开始等待,女巫开始寻找,就这样日复一日。

快召唤我吧,快召唤我吧,女巫小姐,我还在等待你哦。

女巫小姐闯入冥界,搜寻狼人的下落。她不曾浪费一分一秒,柔软的长发渐渐变成一头银丝。

在冥界,任何魔力都无法阻挡时间的流逝。女巫的寿命极长,却耐不住千年已过。

她寻找着狼人,无数次念起召唤的咒语,却没有办法让那双毛茸茸的爪子再次出现。

女巫的衰老让她无助而虚弱。她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然而她不愿放弃。

终于,她找到了自己的狼人。断爪的狼人伸出爪子,身边的虚无开始躁动,风暴与火焰从他的脊背上踩过。

“抓紧我——”女巫紧紧地握住了狼人的爪子,望着他的血肉融化,泪水被烧灼,心痛如绞。

她的脸颊不再光滑,银发苍苍,只有那一双水晶般的眼睛美丽如初。狼人知道,他的女巫小姐为了寻找他费尽了一切心血。

“狼人先生,对不起。”

女巫仰起头,似乎下定了决心。这种风暴能让狼人更加强大,希望在没有自己的日子里他能够好好活下去。

“Vive torr amora vrk——”

狼人知道这句咒语,这是所有魔力的转移。

女巫小姐的脸颊瞬间化作了森森白骨,她倒下了。

狼人发现身后的风暴被女巫给予他强大的魔力压制住,他却毫无欣喜,只有心底无尽的痛苦。

他想要说出什么,冲出喉咙的的却是破碎的长嗥。

他世界里唯一的奇迹离开了。

——据这个传说的发生已经有几千年的时间了。创世女巫的神话在人间流传,她留下的六百一十七页纸张成为了创造万物的入门教科书。

Tellulu打开了书,翻到第六百一十七页。

科学性巫术。

“Ga1ahad……不要像Lancel0t一样。”她呢喃着盯着面前的骑士,想起了往日流入身体缝隙的破碎心脏,以及少年扭曲而真挚的情感。

她抬起左臂,手腕的断面流动着紫色的血液:“第六百一十七页的科学性巫术啊……请开始吧。”

-Fin-

写着写着特别带感w这一次是在B站上把新曲和G1的歌词研究了一下,也查了Sl0t的歌词【这次不是超短的水文了!!!】总之晶奈小姐还会继续努力的,有奇怪的不合逻辑处请见谅ε-(´∀`; )


【尼洁】昼夜交替之时(乱写向)

冰冷的铁栏杆上蔓延着锈迹,洁洁云抱着膝坐在冰冷的床板上,盯着一旁有些发灰的墙壁——她已经在监狱里待了很久很久了,头顶一盏白炽灯孤零零的亮着,没有阳光的照耀,监牢里的空气潮湿寒冷,发霉的墙根也散发出淡淡的异味。

“洁洁云。”

清脆的女声响起,洁洁云有些疑惑。平时的那位守卫先生今天没有来吗?

“该吃晚饭了,洁洁云。”那个声音又重复了一次,她应声望去,前来送饭的并不是平时的守卫,而是一身骑士装的银发少女。

来人是艾露卡,桃心骑士——也是国王陛下身边那位黑卡小姐的好友,忠于莉莉斯王国。王宫的宴会上,她们曾经有过交集,但来往不深。

“艾露卡小姐……”洁洁云站起身,从栏杆的空隙中接过饭盒,不卑不亢,面色平静,“谢谢你。”

“你倒是长进了不少。”艾露卡用手指拭了拭铁栏杆,粘在指尖的锈痕令她颇为不耐,轻笑一声,“看着你好像冷静了很多,这些天也没有哭闹……唔,怎么,兔子小姐?这种环境你难道待得还不错嘛?”她嫌弃着周围的环境,心想着竟然把她关在这种地方。

“难道你没有想念那位尼德霍格总理大臣了?”艾露卡问这句话的时候表情似乎有些急切。

洁洁云身体一僵,苍白的脸颊上因焦躁和急切而涌起了一片红。她没有在意牢门上的锈迹斑斑,右手攥紧了一根冰冷的铁栏杆。手心传来森寒之意,汗水却从背后渗出。

“我承认,作为总理大臣那段时期,他做的还不错。”艾露卡托着下巴思考,“你不恨他吗?”

洁洁云很讶异。

“为什么要恨?”她睁大了双眼,“我知道,我们的莉莉斯王国不再是从前那样了。正义与信念在上位者的眼中如同尘土,我现在被关在这里。也是因为我的情绪不能内敛,对洁洁卡的信任也过了头。说到底,我仰慕的永远是莉莉斯的总理,而不是提尔联军的上校。”

艾露卡扑哧一声笑了。

“小兔子,你原来是这样想的。”桃心骑士的脸上出现了洁洁云熟悉的笑容——那绝对是属于总理大臣的,温柔的笑容,洁洁云不会看错的。

“你是——”洁洁云惊讶的捂住了嘴,是他!

三月小兔被艾露卡放到了洁洁云怀中。

在三月小兔脱离艾露卡的一瞬间,骑士倒了下去,几个黑衣人将她抬走。

她紧紧地抱着三月小兔,远方夕阳一抹余晖,染在她的裙摆。

也许,这就是昼夜交替之时。


【暖暖主视角】雪后月【假HE】(高虐预警)

苍茫大雪中,爱恨终结。

暖暖面对着北地的寒风,怔怔地盯着那一轮孤悬的满月。她的怀里蜷缩着一个银发少女,暖暖抚上海樱冰冷的脸颊,摇了摇头,

海樱的胸口卡着瑞德枪中最后一颗子弹。

暖暖想到北地战场上发生的一切,心痛欲裂。

七国开始了空前的混乱。废墟孤岛流出了大量武器,连一向远离战场的荒原都被卷入战争。厮杀、哭喊与猩红的血液,因为完成版七号药剂的问世遍布奇迹大陆。

暖暖紧紧抱着浑身冰冷的海樱,仿佛这样便能让怀中的少女醒来。她回忆着这一整年的动乱——

苹果联邦的军民都加入了战场。奥兰多作为指挥官冲上了前线,然而这一次——灰影的枪口对准了他。

“弗里恩,你……”奥兰多面前的灰影已经彻彻底底失去了人性。

就在他快要成功唤回属于弗里恩的记忆时,莫里森出现控制了灰影——之后,他就只能是灰影了。

奥兰多失去了理智。他很想冲上去质问面前的人,为什么会这样——鼻梁上那副眼镜似乎都在颤抖。

来不及他犹豫了,灰影的枪口已经对准了奥兰多。指挥官盯着黑洞洞的枪口,丢下了手中的枪,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枪,对准了面前的狙击手。

“砰!”

两人同时扣动了扳机。奥兰多倒在了血泊里,手中紧握着那把枪,枪口是一朵鲜艳的玫瑰。

绿色的瞳渐渐失去了生命的光芒,这时他模糊的目光注意到弗里恩身后一个身影,想要挣扎着出声,却已来不及了。

奥杰卡手中的按钮轻轻一按——他的弗里恩,以及那行于黑夜的灰影,一起失去了生命。

莉莉斯王国几近分裂,罗伊斯国王与黑卡小姐在一次叛乱中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二人的身后竟都有一股强大的力量。

“黑卡,这一次,你必须舍得。”罗伊斯盯着已经褪去稚气的骑士,手指抚着脖子上的刀刃轻笑,真是冰冷而尖锐啊。

“主人。”黑卡的背后站着一群女王的暗卫,其中一个蒙面的金发少年低着头不语。“您如果能说出女王的下落,还能留下性命。”黑卡的刀锋颤抖着,“您想要怎样?”罗伊斯突然看见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凝滞了,直直的盯着骑士少女背后熟悉的身影,不顾受伤用手握住了刀刃:“黑卡!快到我身后——”

金发少年持弓,将箭拉满,箭矢飞掠而出,直直的穿过了黑卡和罗伊斯的胸膛。他拉下面罩,赫然是娜娜莉女王!

“这两个孩子,可真是不听话啊。”娜娜莉摇摇头,取下了罗伊斯头上的皇冠,“我亲爱的弟弟,是时候物归原主了吧?小黑卡,你可不能心慈手软……”

最终,二人“同归于尽”。

洁洁云被释放后,众人发现她拥有精灵的赐福——强大的设计力量。这个遭受了百般磨难的少女被推举为正面对抗尼德霍格的先锋——这是由桃心骑士艾露卡推举的。

在战场上,洁洁云遇到了重伤的尼德霍格。他靠在一块巨石上,军装上血迹斑斑,嘴角还挂着鲜血。路易倒在一旁,黎明之刃上沾着血迹,猩红的残片一直蔓延到他的胸口。

“这……咳……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尼德霍格盯着满脸眼泪的洁洁云,费力的抬起身子正对着她。看见少女怀里的剑,他轻笑:“小兔子,莉莉斯……已经没有士兵可用了吗?”

“尼德霍格……上校大人——我已经能独立了。”洁洁云怀里的剑摔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尼德霍格抬起手想要拭去她的眼泪,却难以触碰到面前的小兔子。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遥远至此?

他站了起来,拾起了短剑,放在洁洁云手中,尖端朝着自己。

“你要……做什么?”洁洁云的手颤抖着。

“小兔子,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尼德霍格露出了微笑——如同当年莉莉斯的总理大臣,温柔而强大,“如果,我这苟延残喘的上将大人的鲜血能够让你活下去——”

接着,他冲着刀锋而去,在洁洁云绝望的惊呼中紧紧拥住了她。

殷红鲜血如同末日的蔷薇,从尼德霍格的胸口涌出。

——听说,文明的湮灭就像烟花一样绚烂。

暖暖盯着将匕首刺进瑞德胸膛的啵啵,皱了皱眉。世界竟已混乱至此?

啵啵笑得灿烂,拿着匕首走了过来。“暖暖,好久不见。”她瞥见海樱,眯了眯眼,“大小姐也在这场战乱中——”

“啵啵——!”暖暖盯着面前一身黑袍的少女,她的眸子是紫色的,“你是诺亚的人偶?”

“是,或不是——嗯~我继承了她的身体,占据了她的记忆,那么我就是啵啵了。”啵啵的笑容明媚,配上她手中滴血的匕首,气氛诡异。

“啵啵……大喵为了找你,被废墟孤岛的人带走了。”暖暖侧过头落泪。

匕首应声而落。“为什么会这样?”啵啵的笑容凝固了,她的眼睛里涌出了紫色的液体,染着她的脸颊,虹膜渐渐恢复了湛蓝。

啵啵低着头抹去了眼泪,她抬起头,暖暖又看到了那双紫眸。“暖暖,你愿不愿意和我合作?让我们统治整个奇迹大陆吧。”啵啵的指尖点着唇,发出了蛊惑人心的笑声。

暖暖的拳紧握:“啵啵,你怎么这样执迷不悟!难道你对血脉诅咒——”“我不需要药剂,我已经是人偶了,这片大陆上的血脉无法控制我!”她张开双臂仿佛在拥抱着漫天的雪,昔日温柔可爱的面庞变得狰狞。

“……是吗?”暖暖拾起了匕首。

她盯着无边无际的雪原,又将目光投向了海樱,银发上沾染了雪,却不再融化。

暖暖将匕首深深地刺入了胸膛。

面前的啵啵痛苦地倒在地上,口中流出紫红色的液体。“——这种诅咒!”啵啵在雪地上颤抖,她人偶的躯体正在分崩离析。

暖暖苦笑着,她的手开始痉挛,目光也开始模糊。至少,这片大陆——

“你听到了吗……雪融化的声音?”希弥斯的声音从遥远的天穹传来。

暖暖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流光溢彩的卷轴。她的伤口一瞬间不再疼痛,那卷轴化作一道光芒,从她的伤口飞入了灵魂。

一切痛苦都在溶解。

“如果,你能回到过去——”凯尔莎的声音似远似近,缥缈如烟。

“我愿意改变这一切。”

新历元年。

粉发少女暖暖出现在奇迹大陆,以强大的搭配天赋打败了来势汹汹的敌人。

“谢谢你,奇迹卷轴。”暖暖微笑着坐在王座上,她的身边环绕着七国的精英。

新历元年,血脉诅咒出现于奇迹大陆。

也许这命运与轮回,便是如此。

明月孤悬,新的希望……在生长。

——尾声——

暖暖从云端花田中醒来,头顶的夜芙海棠投下一片嫣红的花影。

“暖暖,你醒了?”啵啵抱着大喵坐在一旁,“绫罗的饭菜马上就做好了,你和海樱先去吃吧——对于云端的美味,我真是期待的不得了!”

暖暖揉了揉眼。刚才的是梦吗?那般真实而冷酷的现实,真的会在梦里出现?

她远望着云端花田,清风徐来,花叶摇曳。她的目光触及谈笑风生的海樱,面带苦笑。

终究,这里是云端花田——她仍是回不去新历680年,回不到麦川小镇,仅能在这片梦幻花田里追寻一份虚无的友谊。

—FIN—


来个指绘的冥姐姐等待填坑,问一下眼睛哪个效果好【谢谢!

准备给自己的新头像,中考后再更吧qwq

【奇迹暖暖同人文】故人茶【祝冥】

(这是一把四十米长刀……新年快乐啦)

云端南境,已很久没有燃起烟火,不复往日的辉煌。秋风萧瑟,脚步声迭起,祝家的废墟里出现了冥水鸢的身影。

“相思子。”女子拾起了昔日的泪,琉璃朱红的颜色染在手心,触碰时犹如残存火焰着的余温,她转过头,“我……可以开始了吧?”

“一切——都随你的意思。”萧纵笑着,凉风吹起了一头银发,他勾起的唇角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两人在瓦砾间跌跌撞撞的走着,从清晨走到了天大亮。耳畔传来淙淙流水声,冥水鸢盯着那熟悉的亭台,有些怅惘,她不禁捂住了小腹,伤口仍在隐隐作痛。

“那里就是灵溪亭。”

冥水鸢从袖口掏出一叠信,最上面的信封上贴着一个小小的窗花。她从怀中又取出了一枚锦盒——那年的万象仪与木甲龟。

“我知道,毕竟阵法是我布的。”萧纵哈哈大笑,“你这小姑娘倒是有意思。”

“嗯。”冥水鸢只低低应了声。

“给,上好的凤凰单丛。”萧纵拨了拨右眼上的白发,审视着面前这个简单的灵魂,“呵,你和祝羽弦一样,真是不顾一切。究竟为了谁呢?”女子的动作僵了僵。

“啊……为了云端。”

乌木色的长发被寒风掀起。

女子低着头,坐在亭中。

香气清幽馥郁的茶汤里涌动着岁月的光辉,凝聚了少年时懵懂却深切的情愫。

“再见了。”

冥水鸢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南境的兰香,她将那五十九封信整整齐齐的放在桌上,最后将万象仪立在信上。

她还是没有看过那些信,不过现在这些已不重要。

祝羽弦,湛秋明……昔日的一切,都不过是长梦一场罢了,我只能是沧冥阁的阁主。

她捧起了那碗茶,狠狠眨着眼。她头一次想要流泪,哪怕是当初那一刀也没有让她落下泪,可这一次——舍弃之时,方知疼痛刻骨铭心。

“机关……玄妙,难测人心!”她仰头喝下了那杯茶,甘甜化作了苦涩,在心底蔓延。

萧纵将火折子递给了她,冥水鸢燃起了火,丢在万象仪上,发出砰地一声。

大火熊熊燃烧,冥水鸢捂着胸口,咸涩滚烫的泪水流进了口中,她青蓝的眸子里燃起了火光,又渐渐黯淡。

女子的身影砰然倒塌,萧纵解下腰间酒壶灌了一口:“有意思!有意思!”

他抱起冥水鸢,身影消失在遥远的云端。

春节已过,神女赐福——以战止战,重振云端。

云北,战场。

冥水鸢坐在营帐里,将精巧的机关玄武交给了越千霜。

“一路小心。”冥水鸢垂着头看不清神情,越千霜系上战袍,爽朗一笑:“冥姐姐,我走啦。”“注意别把伤口再崩开。”

冥水鸢抬起头,勾起了唇,她走出营帐:“我想出去走一走。”

身后巨大的机关玄武紧紧相随,她抬起头望着北境深邃的天空,远方猩红的云雾,如被血染红。

冥水鸢听见千霜的马冲出去的声音,马蹄西去,尘土飞扬。她拂去衣裙上的尘土,任由机关玄武将她托起。

耳边传来兵器间碰撞的声音,还有远处越家军的嘶吼。

冥水鸢抚了抚眉,摇着头叹息。

她究竟忘却了何物?

她知道祝家家主在几个月前曾伤了自己,但总觉得那夜的记忆不甚清晰。

她回到营帐,收起了机关玄武。

“冥阁主,这是家主为您留下的茶。”越家驻营的侍女端上一杯茶,雾气弥漫模糊了冥水鸢的眼眸。

端起瓷杯,她呷了一口茶。

舌尖缭绕着香气,茶香仿佛来自遥远的记忆深处,却无法捉摸。

“这是——什么茶?”冥水鸢声音微颤。

“上好的凤凰单丛。”


关于奇迹大陆目前cp的一点小思考

【有剧透慎入】

去年大约这个时候,我在码祝冥的粮。

四神时候加入老祝家了,看了剧情心疼老祝,又希望祝冥cp好起来。

今年这个时候我兴冲冲的刷起了荧光剧情,开新荧光前就觉得所谓湛家家主,怕不是善易容的老祝——

哦。还真的是呀。

剧情——我觉得那一句“冥阁主”就已经奠定了悲剧。

火烧明月楼,他们燃尽了羁绊,燃尽了情愫。

直接哭了。为箫中剑染血,为明月影残。

欣慰的是,这两位果真是两情相悦——不过如今再说来,也只剩唏嘘。

如果老祝不恢复记忆,奇迹大陆还是多一对be的cp。

目前为止比较欣赏的cp是尼洁、祝冥、奥弗和笙霜——还得加上路绫【希望能好一点的······虽然很悬】

事实上很反感这种硬塞刀片给玩家的行为,有点故意博眼球了。

尼德霍格和洁洁云也站在了对立面,其实更期待洁洁云能以成长起来的她来面对北地的尼德霍格——大过年的,妹子要在监狱里待着。

哎。绫罗也是个很可惜的例子——远山青鸟再不能入梦。

越千霜现在的局面非常危险,祝若笙不知立场,再加上非常令人发抖的cg图,织梦人这·······暂且看春节吧。

现在看来,奥兰多和弗里恩的状态较稳定,只要苹果别搞事,这两位暂时不会发生互捅【虽然也失忆了】。

令人期待的老祝人模出了,但他也背了一身骂名。

真不知道这种行为能给老祝的人模带来多少氪金量。

总之,奇迹大陆。希望奇迹多一点。

【尼洁】初霁(二)

寂静的夜。

“洁洁云……那个人,他背叛了祖国,我们的莉莉斯王国。”琪琪云将手中的筷子按在桌上,发出一声脆响。

洁洁云从口袋里抽出手帕,拭了拭自己年轻的面庞上渗出的汗水。刚刚,姐姐还在与自己满面笑容地交谈,转眼间就提到了她心底最不想提起的往事。洁洁云浑身一颤,站起身,“姐姐,我能不能先回家一趟?”

“你不能因为年少无知时的悸动毁了你光辉无限的前程。”分别前,琪琪云站在洁洁云面前,一脸严肃地对洁洁云劝告,“路上小心,我先回去了。”

洁洁云抿着嘴唇点点头,她似乎捕捉到了一声叹息,极轻。

和姐姐告别后,洁洁云独自回到居住的公寓中。

她俯身从床头柜里取出一把小巧的钥匙,拧开了墙角一个木箱的锁。

咔嗒一声,洁洁云看见洁白的三月小兔躺在箱子里的垫子上,神色复杂。

换了衣服,抱着三月小兔倚靠在床边,清冷的月光如水流淌而下,拉得娇小少女影子长长。这般环境越发衬得她寂寞孤单。

洁洁云垂着头,眸子里映着三月小兔。

洁洁云举起三月小兔,盯着它的眼睛。三月小兔一直与她的行李放在一起,检查人员也只将它当作一个活泼可爱的配件,所以并没有被收走。

事发之后,洁洁云把三月小兔锁入木箱里,但是经常会擦拭它,保持它的洁白无瑕。

她闲暇时,也为三月小兔裁了不少衣服,此时它穿着一身洁白的小西装,格外可爱。

白色,多纯洁,正与这白色的小兔,此刻银白的月光相配。

洁洁云敛眸,低声呢喃——小兔子,我曾经有一个很喜欢的人,后来他离开了我。

同样是月夜。

北地王国的军营毫无温暖,甚至还有些权谋和心计的气息混杂着冷意,裹挟着雪片在刺骨的寒风中一起打在脸上也刮进军人们的心里。

一个红发紫眸的女子站在一张铁桌前,神情严肃。坐在她面前的男子披着大氅,冷峻的目光落在一份文件上。

“奥杰卡。”尼德霍格抬起头在她的脸上扫了一圈,让女子背后突然有些发麻。尼德霍格将面前的文件收回牛皮纸袋中,“你都听懂了?”

“是,上将,我会完成您的任务。”青年女子深深鞠躬,接着转过身走出营帐,吁出了长气。她满脸的严肃散去,嘴角微勾。

终于,借着这个机会,让她能见识一下曾经在上校大人身边的那个女孩了……

时光飞逝。

洁洁云认真谨慎的工作态度得到了大部分同事的赞美,人缘比刚刚被审讯一番回归工作时好得多——至少不会被一群同事们暗地里指着说“叛徒”。

在动乱的政局中代理总理大臣也上任了。

洁洁云坐在办公桌前,呢哝着总理大臣这四个字——她的眷恋,岂是时光可以磨灭的。对祖国的热爱与朦胧的情感如同丝线缠绕心脏,令她一阵阵地抽痛。

提到这四个字,她就会想起那个温柔的微笑和伟岸的身影。如今,物是人非。

“洁洁云,你听说了吗?”同事的声音闯入脑海,打断了她的思路,洁洁云不禁有些怅惘。

“最近我们这里来了一个天才少女,名叫洁洁卡,她真的好优秀!要不是她长得和你毫无相似之处,我真要以为她是你的姐妹呢!”同事兴奋地走到洁洁云面前,满面热情,却发现了洁洁云失魂落魄,脸色怪异的状态,不禁担心的询问,“洁洁云,你在听吗……?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没有……谢谢你的关心。你刚才说的那个天才少女——是叫洁洁卡,对吗?”洁洁云扭过头勉强勾了勾嘴唇,得到了同事的回应。l

少女心底蔓延出奇怪的感觉,却不知从何处而生。洁洁云不知道的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TBC-

断更许久冒个泡吧……思路快被化学断没了😢


【欢乐向】魔幻的复苏药水其实是……

Tellulu轻笑着来到了Ga1ahad身边。

黑色的骑士紧闭着双眼。

『All you need is Twin Island Milk,

你所需要的只是双岛牛奶,

Perfect life for you and I,

完美的人生交由你我主宰,

People who's trying to get by,

苟且偷生的人们啊,

Painful death for the lactose intolerant,

为乳糖不耐者献上痛苦死亡。』

欢快而轻松的曲调从Tellulu口中飘出,魔女手持着小瓶子,将甜美的双岛牛奶灌进了Ga1ahad口中。


茶会开始咯,快点起来,让我们再次见面,再次厮杀,饮下甘美瑰丽的毒药,让我成为你的阶梯。
   

【尼洁/私设有/可能BE】初霁(一)

忆昔遗事,皆是洁洁云不愿提起的。

幼时被欺辱的苦楚,几年里甜蜜而温馨的时光,均在飞逝的时光里被打磨残损破碎化作纤尘。

且如今莉莉斯王国的形势,容不得她缅怀过去。

洁洁云热爱自己的祖国,在动乱中与国共进退是她身为莉莉斯公民应尽的义务。

莉莉斯刚下过一场大雨,一切都被冲刷涤荡。雨后初霁,细碎明亮的光影从云层中洒落。

洁洁云倚在窗边。尽管她被尼德霍格的手下送回王城之后她便得到了无数充满怀疑厌恶的白眼,受尽了委屈,她从来没有后悔过当尼德霍格的小秘书。

在她心里仍旧温和睿智的总理大人,依旧是指引她前行的光芒,是她最美的年华里撞见的奇迹。

我热爱自己的祖国,所以只能与你站在对立面——我会努力追赶上你的脚步。

转眼就是几个月过去。阳光明媚的午后,空气里弥漫着来自于莉莉斯蛋糕店的甜蜜香氛,让洁洁云有些恍惚,只有这种气息才能让自己真切的感受到莉莉斯的梦幻美好。

“呀~洁洁云,中午好。”同事们亲切的问候让洁洁云有些羞涩。几个月的不懈努力让她重新融入了集体,她不再在意他人心底有芥蒂,只管努力工作——大家倒也很是满意,有人发现这个原本冒失的女孩变得更加成熟稳重,心思也比一般人细腻,处事有条有理,自然也愿意与她多接触。

又是一个月后洁洁云通过努力重新谋到了一个有点小权利的职位,她兴奋地与琪琪云分享,姐妹二人来到了餐厅庆祝,坐在靠窗的位置。

“不要骄傲。你如今遭遇了这种状况,谋得这个职位已经是难上加难。该放下的都放下,你一定会更好的。”琪琪云摸了摸妹妹的头,满心的骄傲。

偏过头玻璃反射着琪琪云的影子。她发现挑染的短发都褪了色,时间真是快,如同流沙,难以抓住——她叹气,不知为了什么。

“遭遇了这种状况……”洁洁云身躯一颤。她仍是一副怔忡迷惘的神色,只是褐色的眸子里闪烁着莹莹亮光。她低着头,脚上的银白尖角也反射着灯光——最倾慕的存在走出了她的世界。

她的确该把那份感情藏好,藏在心灵最深处,让工作掩去悸动。

此时的北地,在反噬折磨下消瘦的黑发青年倚在床边,微微仰着头看夜空中那轮明月。他用战争埋葬昔日的温暖。

【又开了坑。】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