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这里是DC厨晶奈!!Cathy第一可爱哇!!
文渣写手&只会画小萝莉的画手【趴】配色渣
喜欢的CP:食虾组/DC/Phantom&悠子/卡切&初
是魔圆/友奈/LL/终炽厨
请多指教~

【奇迹暖暖同人文】故人茶【祝冥】

(这是一把四十米长刀……新年快乐啦)

云端南境,已很久没有燃起烟火,不复往日的辉煌。秋风萧瑟,脚步声迭起,祝家的废墟里出现了冥水鸢的身影。

“相思子。”女子拾起了昔日的泪,琉璃朱红的颜色染在手心,触碰时犹如残存火焰着的余温,她转过头,“我……可以开始了吧?”

“一切——都随你的意思。”萧纵笑着,凉风吹起了一头银发,他勾起的唇角成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两人在瓦砾间跌跌撞撞的走着,从清晨走到了天大亮。耳畔传来淙淙流水声,冥水鸢盯着那熟悉的亭台,有些怅惘,她不禁捂住了小腹,伤口仍在隐隐作痛。

“那里就是灵溪亭。”

冥水鸢从袖口掏出一叠信,最上面的信封上贴着一个小小的窗花。她从怀中又取出了一枚锦盒——那年的万象仪与木甲龟。

“我知道,毕竟阵法是我布的。”萧纵哈哈大笑,“你这小姑娘倒是有意思。”

“嗯。”冥水鸢只低低应了声。

“给,上好的凤凰单丛。”萧纵拨了拨右眼上的白发,审视着面前这个简单的灵魂,“呵,你和祝羽弦一样,真是不顾一切。究竟为了谁呢?”女子的动作僵了僵。

“啊……为了云端。”

乌木色的长发被寒风掀起。

女子低着头,坐在亭中。

香气清幽馥郁的茶汤里涌动着岁月的光辉,凝聚了少年时懵懂却深切的情愫。

“再见了。”

冥水鸢深吸了一口气,带着南境的兰香,她将那五十九封信整整齐齐的放在桌上,最后将万象仪立在信上。

她还是没有看过那些信,不过现在这些已不重要。

祝羽弦,湛秋明……昔日的一切,都不过是长梦一场罢了,我只能是沧冥阁的阁主。

她捧起了那碗茶,狠狠眨着眼。她头一次想要流泪,哪怕是当初那一刀也没有让她落下泪,可这一次——舍弃之时,方知疼痛刻骨铭心。

“机关……玄妙,难测人心!”她仰头喝下了那杯茶,甘甜化作了苦涩,在心底蔓延。

萧纵将火折子递给了她,冥水鸢燃起了火,丢在万象仪上,发出砰地一声。

大火熊熊燃烧,冥水鸢捂着胸口,咸涩滚烫的泪水流进了口中,她青蓝的眸子里燃起了火光,又渐渐黯淡。

女子的身影砰然倒塌,萧纵解下腰间酒壶灌了一口:“有意思!有意思!”

他抱起冥水鸢,身影消失在遥远的云端。

春节已过,神女赐福——以战止战,重振云端。

云北,战场。

冥水鸢坐在营帐里,将精巧的机关玄武交给了越千霜。

“一路小心。”冥水鸢垂着头看不清神情,越千霜系上战袍,爽朗一笑:“冥姐姐,我走啦。”“注意别把伤口再崩开。”

冥水鸢抬起头,勾起了唇,她走出营帐:“我想出去走一走。”

身后巨大的机关玄武紧紧相随,她抬起头望着北境深邃的天空,远方猩红的云雾,如被血染红。

冥水鸢听见千霜的马冲出去的声音,马蹄西去,尘土飞扬。她拂去衣裙上的尘土,任由机关玄武将她托起。

耳边传来兵器间碰撞的声音,还有远处越家军的嘶吼。

冥水鸢抚了抚眉,摇着头叹息。

她究竟忘却了何物?

她知道祝家家主在几个月前曾伤了自己,但总觉得那夜的记忆不甚清晰。

她回到营帐,收起了机关玄武。

“冥阁主,这是家主为您留下的茶。”越家驻营的侍女端上一杯茶,雾气弥漫模糊了冥水鸢的眼眸。

端起瓷杯,她呷了一口茶。

舌尖缭绕着香气,茶香仿佛来自遥远的记忆深处,却无法捉摸。

“这是——什么茶?”冥水鸢声音微颤。

“上好的凤凰单丛。”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