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这里是DC厨晶奈!!Cathy第一可爱哇!!
文渣写手&大概不会画画【趴】配色渣
DannyCathy一生推/友千景/祝冥

【DannyCathy】药片

【避雷】糖拌玻璃渣➡️糖

Catherine坐在B5的地板上头晕目眩。

划过眼前的无数血渍、以及监牢里罪人们伸出的干枯双手仿佛刺进了她的大脑。真是烦死了!!为什么会这么痛啊——

断罪!

疯狂地断罪吧——

Catherine感觉到,自己手脚冰冷得胜过地板,身体却滚烫着如同被灼烧,一阵阵的冷意令她在原地颤抖着。

“医生——”

“喂,Danny……”

“我刚才做了什么——好像是拿了柜子上的药……吧。”Catherine呢喃着用冰冷的手按在额头上,额头的灼热感却完全没有让她的手回暖。

『因为……本来淋过雨发烧就昏昏沉沉的嘛,于是看到那瓶和我吃光的退烧药颜色差不多的药片,就直接服用了一片。』

『Danny去哪里了啊——』

Catherine踉踉跄跄地挪到墙角靠下。她面前的画面开始扭曲,仿佛陷入了什么梦境中。

好像听到了来自童年的摇篮曲……?

严厉的家教老师重重地打着她的手心。她哭着学习舞蹈和音乐,但是因为美术一直都没有天赋——花费几年的时间她依旧学不会。

“Cathy,给我站好!”“Catherine,和那些不三不四的孩子混在一起可不是什么正确的行为。”“Catherine,我要把你送到贵族学校去。”

父母的话语杂乱无章地响彻耳边。

然后她的面前划过同学的嘲讽、以及父母的尸体。她到现在还记得那暗红色的血喷溅在墙上,地板上散着血脚印。

这之后她去做了看守,遇见了Danny。

他绝对不是像表面上这样显现得和蔼又温柔,心里大概藏着什么——和自己相似的经历?

真是令人感兴趣。

『Daniel·Dickens,我们都不是什么好人。』

直到Danny和她遇到那个罪人,遇到神父大人——

无尽的断罪生活开始了。

我们是,杀戮的、天使——?

“把你断罪哟♪愚蠢的罪人。”8厘米的高跟靴踩着罪人的头颅,自己甩着皮鞭张扬地笑着。

——啊啊,多么的令人愉悦啊!看着这些罪人没有经过考验,被断罪在各种各样的角落,她的心都要爆炸了~

『Danny先生真是给我找了个不错的居所,啊啊,自己对他还依旧很着迷,怎么办呢——令人矛盾♪』

“Danny——说实话我好喜欢你啊——”

不过,突然身体变得好痛喔。

“身体好痛——我的头也是……”Catherine稍微恢复了点意识,双眼模糊,面前是一片纯白。她抱着一处温暖的地方睡着了。

Daniel用白大褂把断罪人裹起来一点,抱在怀里。

“下次可不要这样了——很危险。”

放置在柜子顶部打开的药瓶上,贴着“轻度致幻剂”。

Danny单手把药瓶扣上盖子,放到柜子的深处。

“不过,能听到你这么说,我还蛮高兴的,Cathy——”

两个人坐上了回到B3的电梯。

Edward听着电梯逐渐远离的声音,气愤的把铲子丢到了土堆上。“这两个人每天这个样子烦死了——!!为什么总是Eddie要看着他们几个卿卿我我啊!!”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

End

【法泷】冥府落缘谭(三)记之

【最近没有码文的动力,也快开学了qwq一起让冷cp粮多一点吧qwq加油!】
泷谷真带法夫纳回家是什么心理?
连他自己都不太明白。
对于一个道士来说,带一个来自冥界敌对方的龙灵回家,绝对是等待定时炸弹引爆。
法夫纳对游戏很有兴趣,只不过他第一次玩游戏的时候直接掰断了手柄,绝对会让泷谷真心疼极了——但是他不敢表现出来。
对于这只龙灵,泷谷真绝对谈不上多喜欢,甚至是厌恶。初次见面时只是出自些工作狂的公式化问候,和小林一样。
已经被泷谷遣送回冥界的那些东西——以前总是在人界为非作歹,道士们都非常苦恼,泷谷真也一样。
某天和小林去喝酒的时候,她家的女仆托尔推测出和自己同居的这头龙,大概是在冥界凶名远扬的法夫纳,但是对托尔很关心,算是长辈一类。
他也会有关心的人吗?
那时候泷谷真不知道是不是喝多的缘故,举着酒杯眯着眼睛满脸通红对着托尔就来了一句:“那么小托尔我就可以在你面前升一辈了羊嘶——”
隔一天小林和『泷谷·醉酒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疯狂反驳·真』见面的时候笑着说起这句话,他表示自己绝对是无意识说出的。
平时不苟言笑的小林,嘴角那抹促狭的笑还在泷谷真脑中轮播。

“不过说起来,法夫纳殿其实很坦率呢羊嘶。”
泷谷真拎着一袋子甜食,走在回家的路上——法夫纳殿的好恶很明显,完全不会掩饰自己的心思。最近自己对他也过于关心了——对于一个道士来说这很危险,按照历史上某些兵法来说,敌人往往都会令人迷惑之后给予重击。
但是啊,突然就开始关心家里这头变成人类之后美貌异常的龙了。
发现法夫纳喜欢甜食之后自己就会记得定时买甜咖喱,发现法夫纳的头发容易打结之后会买些护发素回家,发现法夫纳喜欢游戏之后自己也会记得带他去挑游戏和参展。
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知道他很危险依旧想要了解他,和他在一起也不会有道士们相处之间的弯弯绕。
算是很愉快的事情吧?平时法夫纳除了自己带他出去就在自己家里窝着,每天顶着『大山猛』这个托尔起的名字肝游戏长达21小时。这简直比普通的人类之间的关系还要近——想到这里泷谷真笑了笑,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家门口,他敲了敲门。

“咔嗒”一声响起,门开了一个缝,法夫纳转过头起身。
法夫纳站在门口轻嗅,“果然是有奇怪口癖的人类回来了。”心里想着却并没有说出来,“人类的道士……呵,不算讨厌。”
“我回来了。”泷谷真脱下鞋,戴上眼镜
。法夫纳很自然的接过泷谷真拎着的袋子,“甜的?”“嗯。”
那么,今天也可以像朋友一样一起愉快的相处了?
事实上,法夫纳和泷谷真的相处模式并不像是普通朋友,而是——

互相在意的人。







冥界转人界!要开始同居生活啦~说实话的这篇不知道怎么回事没发出去qwq重发!!!觉得这篇以后会有一点点泷法,但还是主法泷线!

【奇迹暖暖同人】【千笙】赠你纸鸢可好?(中)

【看来两篇完成不了,前来填坑,小虐预警】
凌云城一战,凌云城首席搭配师绫家少主绫罗战死。祝若笙带着得来的情报连夜赶来越千霜的营地,与越千霜交谈一番便随意找了个营帐休息。
越千霜在榻上侧卧,眼看夜色渐淡,她却没了睡意,起身穿戴战甲。
“越将军,凌云城来的新信件——加急信件!”
马蹄笃笃声传入耳畔,接着营帐帘子便被信使急急甩起。越千霜正站在兵器架前将长枪擦拭一番,银光凛冽。回过头瞧见气喘吁吁的信使,接过信道了谢,将其拆开。
从上而下扫视一番,捏着信纸的手指蓦地收紧。
“这么快。”

越千霜在元宵节那时的记忆微微模糊,心底却仍余留着温暖。
穿着云端闺秀的长裙与若笙携手穿过人声鼎沸的街市,在那个名叫暖暖的搭配新秀所开的小铺里品尝着若笙赢来的元宵,一切都是温馨浪漫的,包括那日祝家主和冥阁主的相视一笑。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祝羽弦——若笙的兄长,祝家主,叛变了。
“信件已阅,你下去罢。”一身铠甲的少女点了点头,随意地将马尾一甩,神情却异常坚定,“提尔联军如此嚣张,我越家军定要护云端北境安宁。”
越千霜想到自己又要踏上征程,前往北境作战,抑或是与南境那个冥姐姐心系的家伙正面对上,有些伤脑筋。
“和阿笙一起放纸鸢——算了,待我回来再说吧。”金色的瞳眸里染上了苦涩,纸鸢被她收入木盒子里,搁置在床榻上。
祝家大乱,若笙也是百忙之中回来探望一次——以挚友的身份,也会给越千霜一些治军建议,但这次分别,怕是再要许久才能相见。
东方鱼肚白刚刚泛起,营帐里只亮着她起身时点燃的一盏油灯,凌晨雾重显得大营阴沉沉的。越千霜点燃火把,踏着湿土悄悄闪到祝若笙营帐前,远远望了一眼她的睡颜:并非安详地蹙着英气的眉,整个人缩成一团,枕边放着她常持的白羽扇。
“等我回来。”
轻轻留下四个字,越千霜向马厩前进。这一次她要单枪匹马前往北境,以免打草惊蛇。

凌晨,在马厩的门口她竟然遇见了手下的一名老将,老将身边是一脸心虚的信使。“将军,你万不可独行啊!”鬓角微白的老将面色凝重,“那背叛莉莉斯的尼德霍格极为残忍,您是我们越家的未来,您要多带些兵士随行!”
越千霜心底埋怨信使多嘴,面上却仍是一片坚毅:“您不要担心,这一次人是不能多的,我能闯过霜虎七星阵,也能单枪匹马闯北境。”
“这……唉!将军保重。”老将叹了口气,“若是事态不对,将军尽快撤退,保证安全。”
“好。”越千霜牵出战马,飞身跃上。

“若笙,等我回来,这一次我会带你去放纸鸢,让我做的纸鸢陪伴你。”心底悄悄萌动的情意,化作越千霜嘴角的笑意。

——我以霜虎之名起誓,定护我云端万里河山。
披着月色踏过漫漫长夜,骑战马一路驰骋。
直至冲出黑暗,奔走于黎明时分。




风系泷谷,接下来可能是火系法夫纳,指绘,崩……

摸鱼,法师泷谷x法夫纳,完成度不高,略崩,看官们凑合看吧【趴】

【坑预定】没法写同人的勇者部

想写花结闪光的同人文(;´༎ຶД༎ຶ`)

先来个头吧!?(・_・;?

【好像是贴吧里大大说的】

安芸老师,你和我们说过,

我们要让1+1+1=10。


——那之后的我们,1+1+1=1.5。


——乃木园子盯着天花板,左眼流着泪水。


【法泷法】【短】你,是甜的吗?

清晨。


泷谷真睁开眼便看到了法夫纳的背影,他揉了揉眼,起身戴上眼镜。


“法夫君还在爆肝吗?”家里的泷谷真一向是轻松活跃的。


法夫纳专心的盯着屏幕,但没有忘记回给泷谷真一个轻微的“嗯”。屏幕上蓝光闪动,他手上敲打键盘的动作越来越快,时而轻嗤几声愚蠢的人类。


泷谷真正在系上衣扣子,因为太过用心在盯着法夫纳的关系,领口一颗扣子怎么也系不上,他低喃一声:“真的像是个网瘾龙啊——”


屏幕上出现在显眼处的宝箱让法夫纳顿了顿,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打开。


······


-GAME OVER-


“切!!!”法夫纳狠狠地拍了拍键盘。


“大仙猛又一次死在宝箱怪手里”“大仙猛怎么总是见宝箱就开”“他大概不是人类吧”这种评论突然又冒了上来。


法夫纳照旧打了一句愚蠢的人类,退出游戏,离开已经温热的椅子。


“又是二十一个小时啊法夫纳。”泷谷真还在和最后一颗扣子作斗争,法夫纳站在泷谷真的面前笨拙的帮他系好了扣子,指尖擦过泷谷真白净的脸庞和碎发,他假装指尖有些灼热的感觉并没有影响到他。


“家里有没有那个?”法夫纳盯着厨房的方向。


——“那个”果然是甜咖喱吧,网瘾龙!“抱歉,甜咖喱好像没有了。”


泷谷真有些急躁,法夫纳的手很巧的搭到了他的腰间。


“人类啊·······”眯了眯红眸,法夫纳蓦地低下头。


“你,是甜的吗?”


-END-


消失了这么久我又回来了,萌上了法夫纳qwq手机没拿到只好用电脑码字了,总之泷法或者法泷都可以哒!逆cp的各位也希望能看到【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