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这里是DC厨晶奈!!Cathy第一可爱哇!!
文渣写手&大概不会画画【趴】配色渣
DannyCathy一生推/友千景/祝冥

冥界转人界!要开始同居生活啦~说实话的这篇不知道怎么回事没发出去qwq重发!!!觉得这篇以后会有一点点泷法,但还是主法泷线!

【奇迹暖暖同人】【千笙】赠你纸鸢可好?(中)

【看来两篇完成不了,前来填坑,小虐预警】
凌云城一战,凌云城首席搭配师绫家少主绫罗战死。祝若笙带着得来的情报连夜赶来越千霜的营地,与越千霜交谈一番便随意找了个营帐休息。
越千霜在榻上侧卧,眼看夜色渐淡,她却没了睡意,起身穿戴战甲。
“越将军,凌云城来的新信件——加急信件!”
马蹄笃笃声传入耳畔,接着营帐帘子便被信使急急甩起。越千霜正站在兵器架前将长枪擦拭一番,银光凛冽。回过头瞧见气喘吁吁的信使,接过信道了谢,将其拆开。
从上而下扫视一番,捏着信纸的手指蓦地收紧。
“这么快。”

越千霜在元宵节那时的记忆微微模糊,心底却仍余留着温暖。
穿着云端闺秀的长裙与若笙携手穿过人声鼎沸的街市,在那个名叫暖暖的搭配新秀所开的小铺里品尝着若笙赢来的元宵,一切都是温馨浪漫的,包括那日祝家主和冥阁主的相视一笑。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祝羽弦——若笙的兄长,祝家主,叛变了。
“信件已阅,你下去罢。”一身铠甲的少女点了点头,随意地将马尾一甩,神情却异常坚定,“提尔联军如此嚣张,我越家军定要护云端北境安宁。”
越千霜想到自己又要踏上征程,前往北境作战,抑或是与南境那个冥姐姐心系的家伙正面对上,有些伤脑筋。
“和阿笙一起放纸鸢——算了,待我回来再说吧。”金色的瞳眸里染上了苦涩,纸鸢被她收入木盒子里,搁置在床榻上。
祝家大乱,若笙也是百忙之中回来探望一次——以挚友的身份,也会给越千霜一些治军建议,但这次分别,怕是再要许久才能相见。
东方鱼肚白刚刚泛起,营帐里只亮着她起身时点燃的一盏油灯,凌晨雾重显得大营阴沉沉的。越千霜点燃火把,踏着湿土悄悄闪到祝若笙营帐前,远远望了一眼她的睡颜:并非安详地蹙着英气的眉,整个人缩成一团,枕边放着她常持的白羽扇。
“等我回来。”
轻轻留下四个字,越千霜向马厩前进。这一次她要单枪匹马前往北境,以免打草惊蛇。

凌晨,在马厩的门口她竟然遇见了手下的一名老将,老将身边是一脸心虚的信使。“将军,你万不可独行啊!”鬓角微白的老将面色凝重,“那背叛莉莉斯的尼德霍格极为残忍,您是我们越家的未来,您要多带些兵士随行!”
越千霜心底埋怨信使多嘴,面上却仍是一片坚毅:“您不要担心,这一次人是不能多的,我能闯过霜虎七星阵,也能单枪匹马闯北境。”
“这……唉!将军保重。”老将叹了口气,“若是事态不对,将军尽快撤退,保证安全。”
“好。”越千霜牵出战马,飞身跃上。

“若笙,等我回来,这一次我会带你去放纸鸢,让我做的纸鸢陪伴你。”心底悄悄萌动的情意,化作越千霜嘴角的笑意。

——我以霜虎之名起誓,定护我云端万里河山。
披着月色踏过漫漫长夜,骑战马一路驰骋。
直至冲出黑暗,奔走于黎明时分。




【法泷】冥府落缘谭(一)拾之

+冥界paro,OOC有,不依照北欧神话的法夫纳X去世的道士泷谷,慎入+
【我说我肝奇暖魑魅魍魉活动来的灵感……Emmmm……少女心啊】
忘川彼岸,白雾弥漫。
魑魅城门口,鬼魂们正在游荡,若是忽视他们飘渺的下半身,仅看那些和善的面孔,大概真就会被当作人类。
没有打架斗殴,城门口还算和谐。
突然一只小鬼传来惊异的呼声。“那,那是……!”
黑发红瞳的男人冷着脸出现在众人面前,抱着一个和头差不多大的墨蓝色水晶球。
城门口不再平静了。
大山猛——实则名叫法夫纳的冥界一霸,不少人都知道这个有着鬼畜眼镜执事人设的美人其实是一条热衷于金银财宝的强大恶龙。
不过今天有些反常——
在一旁飘荡的小鬼想,法夫纳进城都是直接飞回位于魑魅城另一端的宅邸,今天竟然要走路回去?
经过闹市区,小孩子又要被吓哭了。
小鬼觉得那颗水晶球就是原因,但法夫纳那种坐拥无数财宝的恶龙,会为一颗水晶球改变每天的生活方式吗?
原因的确在水晶球上,但这并不是普通的财宝,而是……

泷谷真是一个道士——一个热衷于游戏的道士。
没想到同为道士的朋友小林竟然招了个阎王的女儿当女仆,这可真是令人尴尬,他数次想要把小林家里那两位驱除,可惜都遭到了小林的反对。
她怎么想的啊?
为了买新的游戏,泷谷真只好帮人驱妖赚钱。但在这一过程中,遇到法夫纳那个强大的龙灵,绝对是他道士史上一个奇妙的转折点。

为他改变生命,为他燃烧生命。

被糖齁着了
这是更新之前截的图Orz
标签多任性你打我吖【喵喵喵?

Aki裙子什么颜色!!!
求好心人告诉一下,阿里嘎多!

【魔法使光之美少女】与你。

-我怎么会写这个系列-
-这是个扩写-

朝日奈未来满脸笑容的和大家告别,今天就是她回到无魔法界的日子。
艾米丽把莫夫伦抱给了未来:“我们给莫夫伦做了一件魔法使的服装呢!”
“嗯!谢谢大家!”
未来还是一副乐天派的样子,好像并没有离别时的悲伤。
“大家都要升上二年级了,一定要努力啊!”未来一边说着,一边搜寻着那抹紫色的身影。
连未来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那么想看到那个紫发的少女。
理子,为什么不来呢?
想看到你有些倔强的眸子,想听到你不情愿的声音,想与你同坐扫帚在空中摇摆。
又想起与你在一起的时光,明明只是一个春假,却好像是相随许久的朋友。
在魔法界的快乐,只有与你。
在恍惚间,列车开动了,熟悉的脸庞掠过,未来看着同伴们追着列车的样子,鼻子有点酸。
“未来,很不高兴吗?”
莫夫伦挥舞着毛茸茸的爪子,晶亮的眼盯着未来。
未来低着头,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
未来的手上,是和理子的合照。
未来想起,她和理子照顾小哈的时光,收集到波纹石的快乐。
在魔法界经历的一切,只因与你相遇。
未来仿佛又听到天马幸福的鸣声,她和理子在羽毛笔的描绘下留下那天幸福的回忆。
“理子……”
未来的身躯颤抖着,强颜欢笑的她,想起那些回忆,心理防线几乎崩溃。
“啪嗒。”
水迹滴到了照片上。
“啪嗒。”
水迹继续在照片上蔓延。
如果是理子,现在肯定会说:“才没有哭呢!”
想到这里,未来抽噎着,夕阳余晖洒满那张满载幸福回忆的照片。
莫夫伦不敢言语,它知道,未来现在很悲伤。
突然,一个模糊的身影追了上来。
“未来,快看!窗外!”莫夫伦格外兴奋,未来抬起头,黯淡的眸瞥向窗外。
未来揉了揉眼,擦去泪痕。
“理子?!”
“未来——”理子骑着扫帚追上了列车,“我要与你,一起——去无魔法界——”
双手交握那一刻,两个人突然发现,
美好回忆,只因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