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这里是DC厨晶奈!!Cathy第一可爱哇!!
文渣写手&大概不会画画【趴】配色渣
DannyCathy一生推/友千景/祝冥

【DannyCathy】月夜蔷薇(下)

蔷薇有什么含义吗?月夜下它们静静绽放着,不见枯萎。

Daniel每天都会在某一时刻为她簪一朵蔷薇花。虽然并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变出来娇艳欲滴的蔷薇,但Catherine承认她很喜欢。

“Ward小姐——”

仿佛是从背后、或者是头顶传来的空灵声音,钻入她的耳中。

“啊,怎么了吗?”

Catherine犹如出自本能地回应着。

『等等——为什么我会回应那个声音?为什么要这样说呢?』

『简直是这具身体本身所作出的。』

妖精小姐失去了翅膀,便沦入人类的群体中,即使拥有断罪的名号也无法抵抗。

除了尖尖的妖精之耳,如今的她并没有和人类不同之处。

“到底为什么要让我在这里——”

『Danny他,为什么会让我留在这里?』

Catherine索性钻进被子。她刚刚审判过那个罪人,现在都欲呕吐。

她突然感觉到背后出现一阵灼痛,之后便晕了过去。

此时的Daniel站在自己的书房,拿着一张泛黄的画纸。

上面画着一个金发绿眼的幼年女孩,背后透明的翅膀舒展着。她穿着洋服坐在秋千上,眉眼间溢满了骄傲的笑意。

“Cathy,你会嘲笑我的愚蠢和贪婪吧。”医生抚摸着画纸上少女的脸庞,想起了他们的初遇。

曾经在绿林之中邂逅的妖精Catherine,拥有一对人类父母。

Catherine以前也是人类,只不过幼年一场重病令她濒临死亡。

Catherine的父亲Ward医生和『门扉』达成了交易,为了让女儿活下去,全家成为了妖精。

莫名进入族群的前人类-现妖精,会令很多妖精之森的原住民不满,尤其是在Ward一家被『门扉』召唤的情况。

他们策划着,在『门扉』再次被打开吸取生命的时候,让这一家子外来户直接被吞噬,以免占用族群资源。

妖精也是残忍而自私的,并不像千夜之梦中流传的梦幻。

就在当年最混乱的时候,迷路的Daniel遇见了坐在秋千上的Catherine——她独自一人,骄傲而优雅的笑容展现向妖精之森。背后的翅膀扇动着,白色的裙摆随风飘动。

“啊啊,这里还有人在吗?”

妖精小姐带着傲气的笑容毫无预兆地转向了自己,Daniel紧张地缩了缩手。

她的眼睛比自己的母亲还要美丽。

那是一双充满——孤独与冷淡、却保持着清澈的翠绿色眼睛。

“为什么?”Catherine从秋千上跳下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随着耀眼的光芒闪过二人相接触的地方,Daniel的背后蓦地出现了一双破碎的翅膀。

碎裂的星空。

“你不也是这种群体里的存在吗?只不过你是先天就有血统——”

“请停下。”Daniel一把抽回了手腕,“我是半妖精,生活在人类社会,这次只是不小心迷路了,没有想冒犯你。我宁愿没有这种血脉。”

Catherine白色的裙摆飘摇着,出现了很感兴趣的神情:“你很有意思。”她盯着Daniel的眼罩,嘴角勾了起来。

“你要不要和我学习治愈的魔法?在我这里没有什么用处啊。”

Daniel怔了怔。他一直在努力学习成为一名医生,如果真的能够拥有治愈的魔法,自己的未来也许会充满光芒。不过这位妖精小姐真的会这么好心?

“当然、我……乐意之至!请问——您好,我是Daniel·Dickens!您的名字是?”Daniel激动得语无伦次,“美丽的妖精小姐,其实你叫我Danny…就可以!”

“Cathy,Catherine·Ward.”

“妖精也有姓氏?”

“不,我以前——是人类哦。”Catherine拉起未来医生的手,“现在我要教你,治愈绿林的魔法。”

透明的翅膀扇动,二人飞向青空。

晦涩的魔法口诀被Catherine一字一句地教给Daniel。绯色碎片从千万光芒中飞散而出,Daniel盯着面前从半枯萎状态恢复了健康的蔷薇花,露出了笑容。

叶子沾满水珠。

两个人呼唤着彼此的名字。

“Cathy,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

“Danny,你怎么又说出有趣的话了?”

“你真漂亮啊。”

“诶?”盯着面前少年仅露出一只的清澈眼眸,Catherine呆住了。

从来没有人这样大胆地夸奖过她。

“那么,就谢谢了?”

两个人在蔚蓝的天空之下,挥舞着翅膀,尽管Daniel的翅膀充满了残损。

事实上,Catherine的咒语是『门扉』送给她的礼物。她没有想要治愈的绿林,所以这些魔法她也仅仅是放在心里。

『不过Danny还蛮需要的呀。』

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她会在森林的入口等待Danny,然后与他一起飞上蓝天,坐在枝头或是云端,练习魔法。

他第一次治愈的『绿林』就是蔷薇花。

Daniel学会全部咒语的第二天,『门扉』打开了。

他当时正在和Catherine并肩坐在云端讨论哪种颜色的蔷薇花更美丽。

地动山摇,哭喊响彻妖精森林。

Catherine坐在离『门扉』最近的一处。她亲眼看着自己父母被拉入不见底的黑洞,失去存在,昏厥过去。

“是的,由于她和我在一起,她逃脱了被吞噬的命运。”

在吸取足够生命的『门扉』前,Daniel背着昏迷不醒的Catherine,伸出了手:“请交给我治愈的力量。”

“凭什么?”神秘之门中传出空灵的声音。

“请交给我,我会让它发挥应有的作用。”

“呵,你们真有趣。”红绿相间的光芒,冲进了Daniel的右眼。Daniel消除了Catherine的记忆,他发现周围只剩下年幼的妖精,就没有处理。

“我还会,等你成长——”

Daniel·Dickens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医生。

Catherine失去姓氏,被洗掉记忆,成为了妖精之森中最美丽的妖精。只是,『门扉』盯上她,和她进行交易,完全打乱了Daniel精心策划的一切。

断罪妖精——?『门扉』才是罪魁祸首。

Catherine挂着黑眼圈从床上坐起来。她昨夜没睡好。

罪人恶心的嘴脸以及只剩眼眶的眼睛令她难以入眠,明明,断罪是那般令人愉悦的事情——

还有那个充满熟悉感的词汇。

可能她是在为那几个失去生命的孩子而惋惜吧。Catherine平时绝不会这样。

在妖精之森里待了太久,某些连带记忆一起被消除的罪恶就会蒸腾消失。

今天,Catherine接到了来自医院的委托。她需要和Daniel一起去病房接一个嫌疑人,并当场做笔录。

“这位疑似杀死了自己丈夫的女士,她被绑在病床上疯疯癫癫,不停哭笑。”小护士在电话里小心翼翼的交代,Catherine听着背景里的哭喊声挑了挑眉。

“知道了,谢谢你咯。”

电话被挂断时,小护士的脸上还挂着一抹笑容:“Cathy小姐真的好帅气好美丽好温柔啊——”

这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只不过Daniel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Catherine盯着身旁的心理医生:“Danny,这可是第一次接到一起出去的任务呢。”

“嗯。”医生看起来兴致不高。

“喂,Danny医生,你今天怎么这么颓废啊——难道是昨天那个罪人的事情让你感觉不舒服了?”Catherine向右侧的Daniel靠过去,脸上挂着笑容。

Daniel手指敲了敲方向盘。他们二人遭遇了堵车,刺耳的汽笛声此起彼伏。

“Cathy……难道不是你会觉得难受?”Daniel偏过头对上了她犹如翡翠的双眼。此时那双眼睛正注视着他。

『这是一双美丽的眼睛』

『我要让你在我的身边』

『绝对不可以离开』

“但是,我觉得你比眼睛更美。”“Danny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可能会为那种罪人感到不满。”Catherine觉得无趣,坐正了身子,“还有,什么眼睛?你那些瓶瓶罐罐里泡着的?”

“……”Daniel沉默了。

二十分钟的路程,他们花费了整整五十八分钟才进入停车场。

“走吧。”

Daniel停下车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然后安静地站在原地等待Catherine下车。

阳光下耀眼的金色发丝,令他沉迷。当时的他们也是在阳光下相遇——

Catherine抱着牛皮纸袋,口袋里放着录音笔,腰间一把小巧的手枪。她理了理头发确保耳朵不会露出,收起了傲慢的神情。

Daniel走在Catherine身后,插进口袋的左手摸着一把手枪,右手拿着黑色笔记本。他带着洁白的手套,眼镜的反光让他的眼睛变得模糊不清。

他们并肩走进病房,询问了当值的医生以及刚才那位小护士。Daniel独自在屋子里询问着“病人”,Catherine和其他几位站在门口。

病房门打开了一个缝。

不过她们站在一起也没有什么话可说。小护士满脸崇拜地盯着Catherine,但是她完全没有在意小女孩的心思。

Daniel的审讯快结束了吧?

“啊,很抱歉打扰一下。你们有没有——认识我的?”断罪妖精想到在医院里那些神态各异的人们,高跟鞋敲打着地面。

医生们噤声。

小护士好像找到了可以和崇拜之人交流的话题,她兴奋地把自己知道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当然!我已经有十多年没有看见您了!Cathy小姐您不就是Ward医生他们的——”

“砰!”

小护士就在众人面前飞了出去。Catherine顺着视线看着满脸冷漠的Daniel,他的脚高高抬起。

他把小护士直接踹飞了。

“今日你不应该来的。”Daniel闭着眼低低地喘息着,攥着Catherine的手腕。

——为什么还会有人提起?!

当年他的法术本来就不成熟,如果被这个该死的女人提起,Catherine会不会想起那些往事?!

如果她想起来,也许『门扉』就会让她履行契约。

到时候Catherine——也许面临着被吞噬的命运。

“你在做什么。”

Catherine用平平淡淡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她打量了一番小护士,然后看向医生:“我手很痛。放开。”

医生沉默着放开手,他的右手在颤抖。天知道他多想把左手摸着的那把手枪掏出来,然后砰地一声,让那个小护士直接消失。

可惜他不能。

Cathy,请你不要想起『Catherine·Ward』那段记忆。那不是你现在接触的世界。他的右手颤抖着,然后移动到Catherine的手,轻轻与她交握。

“求你了,Cathy,现在就离开这里。”

蔚蓝的天空、温暖的阳光,惊恐地捂着腹部的小护士,以及周围保持呆滞的医生们,病房里不停哭喊着的病人,真是奇妙的景象。

“为什么?”

Catherine盯着自己发红的手腕,碧绿的眼瞳里蒙上一层薄雾。

那层薄雾,并非泪水所导致的。她感觉到自己的双眼像是被一层纱蒙住,面前的事物不甚明晰。

她的右眼有什么在逐渐冒出。

被封存的的记忆逐渐解冻。

『Ward』是十几年前消失的、医者家庭的姓氏。『Catherine·Ward』是她作为人类的名字。

『不再清澈的湖水』

Catherine紧紧扣住Daniel的手向前跑动,然而她并不知道自己的终点在何处。

『不再纯粹的少女』

远离人群,冲出医院,在某个街角停下脚步,断罪妖精的身边有绯色的碎片浮现而出。

浑浊的雾气弥漫在她眼中,世界开始模糊扭曲——所看到的『门扉』是陌生的,它在妖精之森的中央出现,吞噬一切生机。草木枯萎,妖精们被拖入无底黑洞。

金发的女人和男人被吸入了『门扉』,他们背后是破碎的翅膀。

“为什么我会去断罪?”Catherine放开了医生的手,她转过身,二人四目相对。

“好像是为了、某个人。”

日光在逐渐消逝着,时钟的指针没有停止转动。

“那个人,就是你,Daniel——”

那句话落下的瞬间,二人身边被黑色浓烟笼罩。半空中砸下一块方形物体,落在二人面前:“抱歉抱歉,以这种方式出场。”

『门扉』出现了。

“Catherine·Ward,现在你的‘钥匙’可以使用了。”空灵的声音环绕在耳边,Daniel发现自己被某种力量定在了原地。

断罪妖精像是失去了自我,她手中浮现出一把小巧的钥匙,闪着绿莹莹的光。她把钥匙刺向右眼。

Daniel完全没有阻止的时间。Catherine在他面前紧紧捂住了眼睛,承受着痛楚,被封存的翅膀强行飞出,回到妖精的背上。

透明的妖精之翅逐渐腐烂,遥远彼岸,凄凉的黄昏悄然开场。

一切定格在街角,绯红色碎片从门扉里飞逸而出。

“Cathy——”医生的义眼破碎了。

一颗『真实』的眼睛出现在他的右眼眶,那是拥有红色和绿色两个瞳孔的、眼珠。

“Daniel·Dickens…竟然想到用这种力量去抵抗?怎样?Catherine削减了生命,承受着本该属于你的诅咒,只为将治愈的魔法送予你。”

“Danny,她在妖精之森断罪和烙印这么久,虽然被夺取了记忆,心底的目标却丝毫无变——她一直在为你的力量透支寿命,难道你没有一丝罪孽感?”

“透支寿命——”Daniel呢喃着,“我只是想让她回到正常人的生活,竟然会?!”

他掏出手枪向『门扉』来了一枪。然而子弹被吸入,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你这半人类,只是因为我的力量才能够安全生活在这里,竟然还想着对抗我?让你们活了这么久,我真是太仁慈了。全部消失吧!”

『门扉』的声音里出现了怒意,逐渐开启的门扉之中,能够吞噬一切的黑洞出现。

“等等——「门扉」。你赐予我永不干涸的智慧之泉。”Catherine的声音在颤抖。她挡在Daniel面前,“你不就是罪孽的源头吗?别在这里自说自话了。”

“Danny,我将其赠予你。”断罪的妖精仿佛回到了十几年前,他们彼此依偎在云端,笨拙的念着魔法咒语,在恢复了生机的蔷薇花面前露出笑容。

她的右眼在逐渐被光芒吞噬。Catherine突然转过身,将那光芒贴在了Daniel的右眼。

医生能够感觉到、与左眼一样的——那是一颗真实的眼珠,出现在他的右眼眶。

——不要这样,Cathy。

没有人类或者是妖精,与Catherine毫无奉承的相处。在Catherine的面前,Daniel的缺陷也不会被嘲笑。

翅膀逐渐腐烂,Catherine挥舞着碎翼冲向『门扉』:“相遇或者是给予他魔法的,全部是我!罪孽和诅咒,也全部应该让我承担——Daniel他,一直在保护我啊——”

“所以,现在由Catherine·Ward,给你断罪!!”

仿佛就在一瞬间,绯色的玻璃碎片一样的存在包裹了断罪的妖精。

她用自身的存在填补了罪孽的空洞。

“再见,Danny。”

“不,Cathy——!”

『门扉』和妖精小姐,一起消失了。

街灯下只剩下Daniel瘦弱的身影。

医生在原地站立了很久,夜空中的月亮被吞掉了一块——昨夜是满月,今天的月亮便不会完美。

还没有到第二十一天,妖精小姐便和满月一起消失无踪。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快步走出了街角,车子飞速驶向家中。

飞奔的医生在月夜下犹如一道白影、白鸟的片羽。

他推开了Catherine的卧室门。

花瓶里插着蔷薇,已经开始枯萎,Daniel单膝跪在床边,握住了蔷薇花茎。

蔷薇花重新开始绽放,在治愈的力量下恢复了她们最美丽的模样,挂着露水。

『祈求着你的余香』

Daniel站在梳妆台前,右眼翠绿、清澈。这是Catherine留给自己的眼睛,是断罪妖精存在过的证明。

但是,为什么会落泪呢?

……

“明天清晨,我就会消失。”妖精俯瞰着他们初遇的那片森林,飘荡在夜空之下。

“我有没有把「门扉」断罪——算了,只要Danny安全就好。”

她的意识游荡到Daniel的公寓,盯着他久久静止的身影。

看着Daniel将那些蔷薇用治愈的魔法恢复原样,Catherine了然:“原来是这样啊。”她呢喃着:“Danny先生,也许还有,相遇的机会喔♪”

月夜下蔷薇绽放,再也不会凋谢——

End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