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这里是DC厨晶奈!!Cathy第一可爱哇!!
文渣写手&大概不会画画【趴】配色渣
DannyCathy一生推/友千景/祝冥

【DannyCathy】启程

【避雷】短/刀

一群洁白的鸟展开双翼从窗前飞过,仅留下残羽,散在窗台上。

“我们要走了。”Daniel抱着Catherine,他的右手攥着一把绽放的雏菊。

二人在阳光下向面前的雏菊花田告别。

断罪人难得地没有说些什么——Catherine静静地躲在医生怀里,阖着双眼,面无表情。

准确来说,她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

医生并不在意。

只要是她就好了——这样想着,回忆着曾经意气风发的断罪人,Daniel露出温柔而诡异的笑容。

“啊啊,Cathy,你的眼睛真美。”记忆里那双燃烧着疯狂之火的翠绿双眼,定格在某一刻。

Catherine·Ward阖着眼,听不见回应。

“你还能记得我吗?”曾经我邀请你来到了大楼。你告别过去成为断罪人——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沉默。

“我是Daniel·Dickens.”Cathy,如果可以的话,看看我吧。也许你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么请让我,赎罪……

“——对不起。”或者,被你断罪。

如今背负的所有罪孽,都应该终结了吧?

Grey隐藏在墙角的阴影里,他盯着Daniel身边仿佛失去颜色的世界,勾着唇角露出了然的笑容,笑得令人毛骨悚然。

“Danny,你也会意识到‘天使’的罪孽吗?”窗外又一次掠过一群白鸟,遮住了阳光。

你所追求的,或者是她所追求的,二人都没有注意到,最后仅能变成这种结果。

沉浸在虚假的未来里,Danny,你也是时候清醒了。

神父收回了手中飘出的缕缕紫烟。

……

病房里传来厮打的声音。

冰冷的白、刺鼻的消毒水气息,钻进Daniel的大脑令他无法思考,他挣扎着。

“今天又应该给Dickens先生注射镇静剂了。”“但是,他和那位Ward小姐的骨灰完全分不开啊。”

“唉……”

又是一对可怜人啊。

神父和Daniel的主治医生攀谈着,他笑着说:“他们马上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这些积累的罪孽也是时候终结了。带你们去相见吧——

那些医生和护士没有按住Daniel。

他虔诚地捧着Catherine的骨灰盒低声细语,右手握着一把枯萎的雏菊。

未能说出口之爱——也许有机会去诠释了。

就这样,Daniel用身体撞开了落地窗——

在第三群白鸟掠过长空之际,Daniel和Catherine启程了。

他们翩翩的衣角,消失在蔚蓝的晴空中。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