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这里是DC厨晶奈!!Cathy第一可爱哇!!
文渣写手&大概不会画画【趴】配色渣
DannyCathy一生推/友千景/祝冥

【DannyCathy】Nine Point Eight(下)

两个人面对面站住了。

时间仿佛静止。

黄昏的寒风卷起他们的发丝,赤红的夕阳构建着血色的牢笼,囚禁着那些从胸中欲升腾而出的心情。

弥漫在身旁的尘霾镀上了一层闪亮的金红色,混合着泪水寂静无声地喷溅在他们的胸口。

沙沙、簌簌。

周围只能听见这些——是终结的音色。

“Danny——啊。”女孩低低地发声。

Catherine和Daniel的手交错着,却逐渐变得冰冷。

明明曾经非常希望能让双手交握——明明现在也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他们应该已经知道了——”他露出自嘲的笑容,“我的母亲已经死去。”

“Danny,对不起……在这个时候,我有事情想和你说。”Catherine低垂着头。

风掠过她的裙角。

“我要……离开了。”她甚至不知道怎样完整的说出这五个字。难以描述的内心世界——以及这无数黄昏里共度的时光,在她的眼前闪回。

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果然自己是有罪的人吧?Catherine这样想着,接下来那些解释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Daniel抬起头,一片空洞的眼神里划过了什么晶莹的存在。

他将手放开了。

“Danny,我不是——”Catherine慌乱地试图补救。

他们全家都是从遥远的地方而来,为了逃离那些疯狂的病患而躲在这个小镇。而如今他们找到了这里,如果不离开的话非常有可能连累周遭。

Ward家不想拖累他人,便必须逃离。

“Catherine我也不想成为罪人——我不是罪人——”她呢喃着抓住了裙角。

正义和罪恶在她的心中有非常明确的定义。抛弃朋友,绝对是她最不想去做的事情——但在让他丧命的可能性面前权衡利弊,只能选择自己离开。

这样分别的话,就再也不会相见了吧。

花园里的洋桔梗传来香气。

少年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他突然张开手臂抱住了面前的Catherine。

Catherine呆住了。她的头埋在Daniel的胸口,能听到清晰的心跳声,抬起头就能看见如同被鲜血涂抹过的天空。

在少女的心跳开始与他同步时,Daniel松开了她。

“Danny?”Catherine怔了怔。

她的背后冒出冷汗,直觉告诉她,这种时刻Danny做出了这样的举动非常异常。

他甚至没有一滴眼泪,或者连哭过的迹象都没有。

“Cathy,我曾经因为你的话语而信仰着神明。”

我的话——上帝咬过的苹果……吗?

“你的眼睛很美。”

所以——?她想到在镜子里看到过自己碧绿的双眼,清澈而明亮。

Daniel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他转过身,大步大步地走,逐渐变成跑了起来。

他的背影被夕阳吞噬,一阵猛烈的风卷起身后花园里的残损花瓣,它们得意地尖啸着在半空中起舞。

“再见。”

远远地转过身,Daniel望向仍定在原地的Catherine,低哑的嗓音溶解在风声中。

她大概听不到了。

直到那个背影再也看不见,Catherine才回到花园里。她小声地啜泣起来,锁上门,来到花圃里。今年还是洋桔梗、雏菊、白玫瑰、葵百合鸢尾花等等,只不过Daniel曾经夸赞过的雏菊已经开始枯萎。

说起来,雏菊的花语她已经完全知道了。

——深藏在心底的爱。

——深藏在心底的爱……?

但是今年的雏菊已经开始枯萎了——不是吗?

她一个人低着头在花园里站了很久,逐渐失去了泪水,仅剩泪痕。夜风吹散寂寥的冷香。

『Catherine·Ward』这个名字,背负太多的使命了。也许自己出生在医者的家庭,本身就要承担不属于自己的罪孽。

“啪嗒啪嗒。”“咔、咔哒——”“砰砰!!”

Catherine蓦地抬起头,面带惊疑。

“这里就是那家!”“这么久总算找到了啊——”“喂,别管了,冲进去干掉他们!”

在前院,乱七八糟的脚步声和交谈声传来了。

“聒噪的罪人。”Catherine先是把花园的锁打开,然后从房屋后门进了屋子,躲在了墙后。

“难道都要在同一天吗——”

她试图打破自己心里那个不好的推测。

紧接着,她听见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可能是自家客厅里放置的雕像。佣人们惊叫的声音仿佛要刺破耳膜,那群亡命徒也许已经开始了杀戮。Catherine心里闪过种种念头,最后决定依旧躲在这里,不去轻举妄动。

花园在自己家算是偏僻,那些罪人找来肯定还要一段时间。

父母一定有办法的。

Catherine双手合十放在胸口,黄昏悄然落幕。

夜色已渐渐染上了她的衣摆,她翠绿的眼中毫无光芒。

“Danny,希望你也能平安。”

金发少女深吸一口气,目光指向花园前那条通往密林与夜空的小径。

我们曾在这里告别。

……

Catherine无力地蹲坐在墙后。那些若有若无的尖叫声以及砍杀声还能够被听到。

“父亲和母亲……他们怎么样了?”

“哒哒哒哒——”急促的脚步声灌进耳膜,她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只觉得越来越近。危机感瞬间包围了她。

她轻手轻脚地站起来,准备跑出去。

“Cathy……哈啊、是你吗?”母亲带着点虚弱感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这是她平日里绝不会展现出来的声线。

Catherine转过身。

“母亲——您,怎么了?!”瞳孔瞬间收缩,她看着母亲的胸口、腹部不停地淌着血,被布料无法吸收的血液滴在地上。

滴滴答答。

Ward夫人踉踉跄跄地接近了她:“快走……一个人离开,不要管我——!我以为活着的人就剩下我一个了。趁他们还没有找到这里……”

“但是!”Catherine攥紧了拳,她怎么可能会把母亲单独留下?!

脚步声迫近了。

她看见母亲捂着腹部,用没有沾血的手拉开了自己身旁一幅女人的肖像——相框是暗门,里面是空的,大概能藏一个人。

“Catherine,你可是最后的希望了啊。”

母亲用威胁的、冰冷的语气——她对自己惯用的命令方式,指了指那个隐门。

“进去。”

Catherine颤抖着钻进了那个空间,随着肖像被推回原处,陷入一片黑暗。

学习所谓贵族礼仪:舞蹈、茶艺、剑术……这些都是母亲强迫着她的。而现在,就连活命都要强迫自己吗?

她知道母亲对她的爱,一直偏执着。

她感受到那些脚步声向母亲移动来,刀反反复复没入血肉的声音令Catherine浑身抖了一下。母亲咬着牙发出了几声痛楚的呻吟,然后没了声息。

Catherine看不到的外面,站着大约七八个男人。领头的踹了踹Ward夫人的尸体,得意而疯狂的笑声源源不断地刺入耳中:“哈哈哈哈——Ward家这两个害死了我父亲的混账终于都死了!哈哈哈哈——活该吧你看!都死掉了!”

——罪人。

——罪人!

Catherine浑身颤抖着,想要喊出来。

但她现在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现在出去也只是多一个刀下亡魂罢了。

怎么办呢——

等这些罪人离开后,自己就去……找Danny吧?她觉得现在唯一可靠的就是这个给了自己温暖和帮助的少年。

还有些说不清的情愫。

“他们家还有个小崽子呢……”“没找到啊。这里的人不都杀光了吗?”“切——上楼继续找,都跟我走!”

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她打开画像,从缝隙里看出去。

面前躺着母亲,血肉模糊。

“咕呜……”胃里有些翻涌。她咬着牙拉开了整幅画像,在母亲面前深鞠一躬,匆匆跑出了屋子。

花园里弥漫着洋桔梗的香气。

她拔了一把半枯的雏菊放在母亲胸口,又拔了一把抱在怀里。

她要去找Danny。

在小径上沿着Daniel曾走过的道路狂奔着,Catherine终于哭了出来。眼眶变得刺痛,胸口压抑着难以表述的感情,她现在该怎么办?

然后她撞见了一片火光。在她不远处的一幢木屋正熊熊燃烧,有不少人提着水桶冲过去了。

火焰的颜色,像离别时抹着血色的黄昏。

“那是……?”

Catherine怔住了。

“快点快点——Dickens家那个孩子是不是还在里面?!”“不行了——他们都已经被抬出去了。”

什……

全镇只有一个Dickens家,那么——

她听到了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远远望着那一片火光,Catherine跌坐在地。

“哈……哈啊?”

竟然会有这种事情啊。那么,我们不如一起——

抱着半枯萎的雏菊,Catherine飞奔着。

-Please don't leave me behind, leave me behind

再过一会,自己就可以看到所想念的他们了——Danny、父母、以及佣人们,都会在的。

-Lisianthus

-Aroma drags me out of where I was

她的面前浮现出花园里的景象。

-Cream rose, stargazer, iris

-Construct the map that helps me trace your steps

“我将追随你的脚步。”

-Zipped my mouth

-I just keep climbing up, keep climbing up

面前是Danny曾经告诉过自己的一个小山丘,而下面因为炸药采石的缘故是一个断崖。

-Justify our vows

-I know you are right above, you are right above, you are right above

“我一定不会再和你分开了……Danny,抱歉。”她努力攀爬着。

-Look

-now

-I’m on the top of your world, top of your world

-My darling

Catherine抱着雏菊站在崖顶。

“Here I come,I yell and take a leap to hell”

裙摆与金发在静谧的月光下飞舞。

Catherine·Ward跳入了地狱,迎接她的却将是重新汇聚的光明。

——夜空中仿佛传来歌声。

-Swirling wind sings for our reunion

-And nine point eight is my acceleration

-Take me to where our souls may live in peace

-Our brand new commencement

-Touch of your lips compassionately
pressed against

-The skull that you used to cherish

-Delicate flesh decomposes off my rotten bones

-And softly merge into the sky

以9.8m/s²的加速度带我去见到你。

我们,即将重聚。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