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这里是DC厨晶奈!!Cathy第一可爱哇!!
文渣写手&只会画小萝莉的画手【趴】配色渣
喜欢的CP:食虾组/DC/Phantom&悠子/卡切&初
是魔圆/友奈/LL/终炽厨
请多指教~

【DannyCathy】Nine Point Eight(上)

【避雷】中短/糖拌玻璃渣

【灵感来源】Projectmili-《Nine Point Eight》(双坑产粮中……)

Catherine是,不被喜欢的孩子。

从Ward一家搬到这个不知名小镇开始,她就开始被排挤——也许是她金发上别着的精致发夹引起了某些女孩儿的嫉妒,又或许是自己可以在自家美丽的花园里一个人自在地奔跑勾起了少年们的小敌视。

出身于医者的家庭,家教非常严格。

Catherine拥有完美的礼仪、出色的谈吐以及精致的容颜。某一天她试图融入小镇上的孩子们——

“请问——大家,我可以加入你们的游戏吗?”Catherine满脸诚恳地请求着面前那些年龄相仿的孩子们。一个小女孩满脸恶劣笑容:“你穿着这么长的裙子,还带着那些闪闪亮亮发饰,还想摆阔吗?切,Ward小姐,我们这群人可没法和你玩到一起去。”

“不,不是的——”

她想要解释的时候,小孩子们都散开了。

Catherine嘴唇颤抖着,憋着口气奔回了家里。

这之后,因为同镇孩子们的排挤,年幼的Ward家千金只能在花园里走走跑跑。

“他们是、恶人。”Catherine倚在花园的栏杆上,委屈地抹抹眼睛,后来又觉得自己斜倚着的动作过于失礼,站起来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裙角。

“这里竟然有白玫瑰啊……!”一个男孩子的声音传来,“真漂亮啊——”

赞叹声轻轻的、温暖的抚过花园的围栏。

“请问你是谁?”Catherine向声源处走去,看见了一个蒙着右眼的、瘦弱的男孩子,在花园外站着,有些痴迷地望着花园中的花,手不由自主握住了缠满带刺藤蔓的花园栏杆。看到自己那一刻他浑身抖了一下。

男孩子缩回了手。

“对不起……”

“你夸奖我们家的花很漂亮,我应该感谢你。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提着裙角跑到围栏边,Catherine盯着面前的男孩子笑了笑,“我没有在那些人里见过你啊。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男孩子似乎对面前金发少女友善的态度有些疑惑,然后几乎带着恭敬语气、小心翼翼地回答:“Daniel Dickens…”

“我是Cathy,Catherine Ward,不受人欢迎的摆阔小女孩。”Catherine带着点小脾气的跺了跺脚,“难得有人不会排斥我,还对我这么友好啊——请问我叫你Danny好不好?”

“母亲这样叫我……”

Daniel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子。他被镇上的人当作怪物排斥着,几乎了解不到外面的消息。听母亲说镇上有一座花园,他偷偷从家里溜出来,结果碰上了面前这个女孩。

“……可以。”Daniel点点头。

Catherine同样在打量他。他只有一只左眼露在外面,但是明亮而温柔。没有排斥外来的她,赞美了自家花园中的白玫瑰——Catherine感觉自己找到了在这个镇子上的第一个朋友。

但是他的手怎么……有血迹?

“你的手怎么了?!”Catherine惊呼,目光撞到了带刺的藤蔓上,“是它们吗——真是的,看得入迷了也不要伤到自己啊!我去帮你找药包扎一下——”

“不用了,谢谢你,Catherine小姐……!”

Daniel有些忐忑不安,拒绝了少女的要求。他是不被接纳的怪物,没有资格被这样朝气蓬勃、笑容温暖的女孩治疗。

Catherine露出非常不满的神情。

“Danny——!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你为什么还要弄这些奇奇怪怪的敬称和全名啊——叫我Cathy啦!!”女孩气鼓鼓的跑回屋子里,“总之,站在这里等我!千万不要走哦!”

她最讨厌那些繁琐的礼节了。

但是,不得不接受——

……

Cathy打开了花园的侧门,两个人并排坐在草地上。

Daniel手上出现了一个白色绷带蝴蝶结。

“完成了!”Catherine非常自豪的欢呼出声,“感觉还疼吗?”

他摇摇头,露出羞涩的微笑:“谢谢你,Ca…Cathy。”

“但是说好了,以后我和Danny要当好朋友哦。”Catherine站起来面对着Daniel,“你是我在这里的第一个朋友!”

“啊……真的吗?!那么,一定会的……Cathy。”

两个人在落日的余晖下,面对面结下了约定。花园里的白玫瑰、葵百合以及鸢尾花注视着二人。

Daniel也站起来,慢慢地走到侧门口。

他微笑着挥了挥手,Catherine满脸兴奋地和他挥着手说着再见。

两人互相告别。

“改天见!”

一定还会再见的。

两个人的影子,被夕阳映照得有些模糊,渐渐染上了温暖的红色。

——这之后,Daniel经常偷偷溜出来和Cathy坐在花园里聊天,或者和她一起观赏那些正在努力生长的花朵。

“Cathy,我想,这些花你一定都有自己去好好照料吧?”

某一天的黄昏,Daniel和Catherine一起坐在花园里,他的手指划过柔软的草叶,状似无意的问起了这个问题。

“不……平时的话——是园丁来做。”

“但是,我觉得它们需要用‘真正’的态度去对待。”他咬重了“真正”二字,“对待花朵的话,也要认真一点啊。”

Catherine低下头想了一会,“啊——Danny说的没错,我应该对她们认真起来。说起来,除了父母不在家的时候,其实我也没有机会在这里玩呢……总之,我会努力的!”金色的发丝轻轻飘动着,Catherine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Daniel点点头,若有所思。

“Cathy,雏菊很好看呢。”指着花园中的一小片雏菊,Daniel笑着,“你知道它的花语吗?”

Catherine摇摇头。

Daniel有些失望的样子,不过他还是温柔地看向身边的女孩:“天真、和平、希望,纯洁的美……”

“还有吗?”Catherine随口一问,她拨弄着青翠的草叶,盯着旁边的少年。

“……这个以后再说啦。”

耳尖微红,Daniel站起来:“天快黑了——那么Cathy,我也该回家了。改天见!”

“改天见!”

两个人在花园的侧门分别了。

Catherine小心地闩上门,拍了拍裙子上沾染的尘土,站在花园中央。

“我真的应该——呵护它们吗?”

除了晚风掠过发出的簌簌声,再无回音。

“这片花园,是为我和Danny两个人所保留下来的,所以,我必须——守护它。”

她的眼里溶解着无尽的阴霾,如同深夜冷寂无风时的湖水。

“就这样又要离开了……所谓的病患,那些人,自身就是有罪的。”

……

每天的欢笑时刻总会结束,他们已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们二人难以忘却的一天,悄然到来。

天色渐暗。

Daniel一脸茫然地从自家的院子里走出来,沿着Ward家的方向走去。

一步、一步。

今天的Catherine守在了花园门口,面带焦急。为什么Danny还没有来?她有不得不说的话。

终于在路旁,她找到了熟悉的身影。

“Danny你终于来了!我有话想要和你说——”“Cathy……你觉得,我的眼睛是不祥的吗?我是怪物吗?”少年空洞的眼神对准了面前的女孩子,他打断了Catherine的话。

Catherine摇摇头。

“我想听真话——”

“你听过那个故事吗?被上帝咬了一口的苹果,他特别喜欢你的闪耀之处,所以,可能会带给你一些缺陷。你千万不要觉得你有不祥的眼睛……!至于怪物什么的,果然又是那些人说的吧——”Catherine一把抓住了Daniel的左手,“他们是坏人——!”

Daniel慢慢地将右拳攥紧。

“我的母亲,今天上午哭着和我说,因为我的存在,她和父亲吵了很多次架。父亲骂我是怪物,亲戚说我有一只不祥的眼睛。”

他盯着如同血染的火烧云,松开右拳搭在Catherine的手上。

“日日夜夜的心理折磨,会让人变得不堪一击。”

“所以,我的母亲,自缢了。”

TBC 刀还没完

评论(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