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这里是DC厨晶奈!!Cathy第一可爱哇!!
文渣写手&大概不会画画【趴】配色渣
DannyCathy一生推/友千景/祝冥

【DannyCathy】幼时

【有牵手手!!】

【避雷】有点私设,逻辑不通见谅

Daniel医生走在一条长长的巷子里,提着油灯。

“这里到底是哪里啊……”环顾四周,被微弱光芒照亮的墙壁是一片白茫茫的——如同医院里洁白的床单。他摸了摸自己怀里那把手枪,警惕地一步一步前行。

他看见自己的前方出现了一个小小的人影,正在向自己靠近。

“谁?!”

小小的人影停了下来,面对着医生。紧接着医生就听见了啜泣声。医生向前走去,油灯照亮了那个身影,露出一个小女孩。

发色,很像Cathy啊……金色的发丝在油灯下闪烁着温柔的光芒。Daniel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B3的断罪人。

他撞见一双翠绿的眼睛——那是一双清澈的眼睛,迄今为止他见过的最为美丽的眼睛。

不同于Rachel眼中的孤独与死寂。犹如碧绿的湖水,澄澈温暖、波光粼粼——令人很想近距离的接触。

“我、我是,Catherine Ward…”

哈?!

面前这个和Cathy有着完全不同的眼睛的、娇滴滴的还在抹眼泪的小姑娘……?!为什么连名字都一样啊……

等等。

他的记忆里的确是有这样一个女孩的,来自他的童年时代。

她是一个医者家庭的千金小姐,曾经和他当过同班同学,是他的好友。

是他童年里难得温暖的回忆啊——

他梳理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她会穿着小洋装,抱着他的手臂同他一起去荡秋千,说过“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Cathy一定会保护你的!”这样的话。

结果——她转学离开了,毫无预兆。真的很遗憾,他童年的烛光熄灭了。

再见时,她作为Ward家唯一存活的千金小姐,进入了公众的视角,尔后隐匿起来。

虽然后来也知道了,她就是断罪人小姐……

“哈?!Cathy?你怎么变成你小时候的样子了?!”Daniel难得地惊跳起来。

Catherine小姐歪着头,右手捏着衣角,露出有些不解的神色:“请问,什么是、我小时候的样子……?”

结果这难道是幼年的Cathy直接跑到了现在的Danny的时空吗?!真是不可思议。Daniel自己想着,嘴角抽搐了一下。

金发的小女孩走进几步,盯着Daniel的白大褂:“请问,您是医生吗?”来自医者家庭的Catherine对医生这个职业似乎有着天生的亲近感。

感觉面前这个人,很可靠……

Daniel还愣在原地胡思乱想了一阵子。

“叔叔?”

听到小女孩清脆的嗓音他蓦地回过神,虽然对这个称呼非常不满,他还是露出一个亲切友好又温柔的笑容。

“我是Danny医生。”

“Danny先生……?”小Catherine怯生生地抬头望着医生,“这里是哪里?”

迷路了吗?

提起油灯,走到女孩身旁,Danny摸了摸她的头:“马上就到我的住所了。如果可以的话要在我这里暂时坐一下吗?”

Catherine低下头思考了一会,瞥了一眼他手中的油灯,点点头,心里却在思量着——如果这个人是坏人怎么办呢?但是现在只有他能陪自己走出这条奇怪的小巷吧……

突然Daniel牵起她的手:“小心不要摔倒了哟。”小小的手被温暖的手掌裹住,Catherine突然产生了一种安心感。

他们一路走到了大楼门口。“这里就是我的住所。”Daniel露出笑容。

整幢大楼都被温柔的灯光笼罩着。

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在一楼的长长的阶梯、以及微弱的灯光——Catherine决定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她在Daniel的带领下走进了大楼,却和Daniel一起跌进了一片白茫茫的光幕里。

Daniel手中余存的温度消失了。小Catherine和他一起跌进了不知何处,她的身影在他面前竟然化作光点消失不见。

“Cathy——!”他大声呼唤着,忽然眼前一黑。

……

沉默淹没了Daniel。他面前是一片空虚的黑暗背景,想要呼喊却发不出声。

“妈妈……”

熟悉的稚嫩声音从他后方传来,医生回过头,发现自己飘在空中,俯视着住在某一幢别墅里的一家人。

“这是……Cathy?!”Daniel看着自己下方金发的小女孩,心里想着自己该不会又撞进了Cathy梦里吧。

“为什么要转学……?”Catherine脸上带着委屈,“我在这个学校,感觉很幸福。”

“你是不舍得和你的那个朋友——Danny分开吧。那孩子是个好孩子,只是……唉,你希望自己拖累好友吗,Cathy?”身着白大褂的金发妇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我们惹上仇家了,也许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Cathy,如果我们继续在这里生活,就会拖累身边的人,然后让他们死掉。”Ward先生满面肃意,吓得Catherine浑身一颤。

“死掉……?就像曾祖父那样,睡着了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吗……?!”Catherine攥着拳头放在了胸口,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扑通扑通地颤动。

——不……不要……!Danny和我、以及父亲和母亲,都不要死掉……!

她抬起头望向虚无缥缈的某处,却正好与半空中漂浮着的Daniel四目相对。

Catherine是看不到Daniel的——Daniel确定了自己没有被看到。此刻,她晶莹的泪珠已经在眼眶里打转,刚好被医生看得清清楚楚。

那双碧绿的眼睛真是令人心醉神迷——犹如碧水潋滟、波光粼粼的湖畔。

Daniel又一次觉得他发现了最美丽的眼睛。

“……妈妈,那我们现在就动身走吧。”小女孩用力眨了眨眼睛,把眸中的水光隐去,“我不希望我们会死掉……”

她身旁的Ward先生苦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Cathy真是个乖孩子。”

Daniel观察到这种情况,不禁攥了攥拳。

这就是Cathy当年不辞而别的真相?他心底隐约有些痛意。

面前的场景开始扭曲——

……

金发少女浑身是血,跌跌撞撞地向远处跑去,脸上泪水和血痕和在一起滴滴答答地淌下。

“爸爸……妈妈……”

Catherine忘记不了父亲和母亲竭力保护着她,让她快逃的场景。

不认识的人拔刀刺向了自己,她突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然后母亲温热的血溅在她脸上,好像要灼伤她的皮肤。

那时刀尖就在眼前。

她被母亲大力推出了一楼的小窗,并让她逃脱。

一夜间她家破人亡,只是因为来自患者的报复。

“他们都是罪人。”Catherine躲在某个垃圾桶旁,身上的浅粉色洋装沾满了血。用满是血污的手攥住衣角,她的双眼不再澄澈。

Daniel盯着那双眼睛。碧绿的双眼蒙上了一层阴霾,空洞无神,恨意在其中酝酿。

这时的Cathy是断罪人的雏形。

是她的幼时。

Daniel不知道自己能说些什么。她无助、孤独,无处可栖——她完全不像平时展现出的那样直率而强势。

面前的少女保持着蹲在墙角的姿势,时间定格的一刻,画面扭曲四散。

……

这之后Daniel继续发现着Catherine人生中的某些片段。性格逐渐变得强势,面对他人的冷嘲热讽不再偷偷掉泪,剪短了头发去染了发尾的粉色,以及笨拙的学习着自己从未接触过的领域知识。

——Cathy她还是有温柔的一面的。医生这样想着,比如被自己邀请到大楼之后会帮自己打扫房间、Rachel受伤时会帮她包扎伤口……

Daniel轻笑着,闭上双眼。Cathy原来是这样的女孩子啊——

……

“啊,是Danny先生?”

Catherine发现自己和Daniel一起倒在了沙发上。他们明明被神父大人请来喝茶,结果竟然睡着了……

“我刚才在梦里看到你了。”Daniel把倒在沙发上Catherine扶起来,“是你小时候的样子,真可爱呢,断罪人小姐。”

Catherine愣了一下,耳尖微微发红:“真巧,我也是。”

两人盯着面前的始作俑者——Grey神父。“啊,抱歉抱歉,本来是想增强一下你们心里承受力的,结果把你们的梦弄反了。”

“不过这样也不错。”Daniel笑了笑,“走吧,Cathy,午餐时间到了。”

断罪人小姐和神父告别之后,牵着Daniel的手低着头走了出去。

神父大人凝望着离开的两个人,露出一个狡黠的笑。

“这两个人互相都不太坦率,还是该多点调剂的好。年轻人啊……”Grey咳嗽着把沙发后面蹲着的Edward叫起来,“走,也该吃饭去了。”

此时的医生牵着Cathy的手,嘴角的弧度难以隐藏。至于断罪人小姐吗?她安静地和Daniel在走廊里散步,低着头掩饰自己两颊的淡红色。

——误打误撞了解了你的过去。

喜欢的是幼时的你。

倾慕的是现在的你。

守护的是未来的你。

End

评论(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