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这里是DC厨晶奈!!Cathy第一可爱哇!!
文渣写手&只会画小萝莉的画手【趴】配色渣
喜欢的CP:食虾组/DC/Phantom&悠子/卡切&初
是魔圆/友奈/LL/终炽厨
请多指教~

【ZackRay】Extension of You

是生贺/TBC

【灵感来源】Projectmili-《Extension of You 》(专辑《Millennium Mother》)
【避雷】主ZR副DC|全员存活设定|HE

-I learned the good and the evil-
——我知晓了善与恶——

“Isaac Foster?你是说那个被通缉的杀人鬼吗?”杂志摊的老板盯着面前金发碧眼的小男孩,摇了摇头,“最近都没有他的消息。你怎么突然问这个,小家伙?该不是你在这里遇上他了吧。”

小男孩摇摇头,金发束成的马尾轻轻摆动。她递上一张破破烂烂的纸币,接过了老板递给他的报纸,低哑地说了声谢谢,转过身离开了。

小男孩——准确来说是扮作小男孩的Rachel把报纸塞进怀里,袋子里的面包和绷带也抱在胸前,快步走向某个方向,黯淡无光的眼睛眯了一下。

她轻车熟路钻进了小城的贫民窟。

“我回来了,Zack。”Rachel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生锈的钥匙,打开旧房门,“今天……很安全,这座城里没有你的消息。”“他们要是敢来,我就把他们全部杀光!”Isaac非常不耐烦地从沙发上蹦起来,走近接过了Rachel抱着的必需品。

Rachel沉默了一会。

“……Zack,不可以在这种地方随意杀人。”“哈?你这家伙在说些什么啊。啰嗦死了,好了。我不会——不会乱杀人!”Isaac看起来气冲冲的,不过还是别扭地答应了少女。

-Learned your boundaries-
——知晓了你的极限——

Rachel逃出大楼后的一个月。

Gray神父很忙,关于他需要照顾的三个伤员。

“Danny,结果你还是活过来了——大楼里的杀人鬼们竟然都逃出生天,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Edward站在医生的床前,低下头看着他被绷带包得严严实实的胸腹,“这下子,你有点像Zack那个混蛋了。”

Daniel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少年:“椰子头矮子,你最好别惹我。”

“Rachel竟然和那个混蛋在一起生活呀。你最好快一点养好身体——我们一起去找她好不好?”Edward瞧着Daniel没有什么反应,无趣地走开了,摸了摸自己倚在墙边的铲子,“唔,我伤好之后可以考虑转业当个园丁,我会给它们经常松土,还可以给它们挖好坟墓。”

Daniel瞥了他一眼,闭上眼睛。

真是遗憾。Rachel根本不在意自己,她美丽的湛蓝双眸也不再绝望孤寂。

令人嫉妒的美丽眼睛啊。她不再是独自一人——也许对于Rachel,自己是扮演了母亲的角色。

虽然他也很想吐槽……自己养了这么久的“女儿”被一个文盲拐走了。

-Does it feel good to love-
——爱的滋味好吗——

-To hand out your all-
——去付出一切——

Daniel吸了吸气,摸了一下自己的伤口。

“唔。”他思索着什么,“说起来,Cathy应该也醒了吧。”

Catherine的状态不算好。虽然在手臂被砍之后及时被Gray转移到楼外处理——准确来说因为在半小时内被送到了医院,她的手保住了。

只是手不能像正常人一样活动——而且她还发了好久的高烧,直到现在也只能卧床休息。

“身为断罪人竟然被Zack那家伙砍了……他和Rachel都是不合格的罪人!”Catherine非常不满地用完好的手拍了拍床垫,说起来她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化妆了,完全没有断罪人的气势,倚在床上的样子看起来就是个小姑娘。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真是干燥了不少。”Catherine不满地嘀咕着,“结果化妆品都丢在大楼里了。都怪Danny那家伙,竟然把楼炸了……!”

不过她也只是抱怨了一会便又睡过去了。

-Does it feel good to hate-
——恨的感觉好吗——
-To shelter oneself-
——去隐匿自己——

Isaac Foster,今天依旧是个杀人鬼。

他拾了块破布擦了擦自己的镰刀,沾满血迹的布被他丢弃在墙角。倒在地上的是这个小镇恶贯满盈的抢劫犯,而且这个抢劫犯还杀了很多人,正在通缉令上。

“Zack,如果你杀的是这样的人……唔,大概警察不会说什么的。报纸上看到的和你并排的,应该是他。”Rachel在旁边站着,裙角沾上了血渍。如果不是这个杀人犯盯上了“独自出来”的Rachel,他的生命可能不会消失得这么快。

“喂!谁要和这种家伙一起在报纸上啊!!”Isaac非常不满地跺了跺脚,并且踹了那个人的头三四下。“看见你这个样子——我倒是想起了Danny医生。他那时候也是被你这样子——”

“啊……Danny?!你说那个变态眼球控?!”炸毛的Isaac扛起了Rachel,“不要和我提他啊——!喂,Ray,快点回家去吧。”

小巷里的身影渐渐远去。

如果现在还能看见他们的话——大概,心里也会觉得很亲切,而不是怨恨吧?Rachel在Isaac肩头轻轻笑了起来。她这样想着——因为在这个陌生的小镇里,他们除了彼此,再无往日故人。

巷口隐去一抹紫色。

在二人暂时栖居的房屋里,站着三个熟悉的身影。

“他们就住这种地方?”Danny环视一圈,屋内虽然破旧却很整洁,看起来他们已经住了一段日子了,“还不如我出钱给Rachel再——”

“Danny先生~不介意的话,借我点钱吧?”Catherine勾唇发出尖锐的笑声,“结果你还留着钱给Rachel那个不合格的小罪人?!你要知道现在我们两个可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说完她还挽起了Daniel的手臂,笑容灿烂却带着点阴森森。

Daniel额头上冒出几滴冷汗。

“算了算了,找时间给你买新刑具怎么样?”医生尴尬地摇摇头,“我现在只是作为——咳!我算是老父亲看女婿总可以了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说起来我们都在这里等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回来啊真是的!!!我要给他们断罪!!!”Catherine在原地狠狠跺了跺脚。旁边的Edward弱弱地走到门口紧了紧自己头上的麻袋。

“砰——咔嚓!”

可怜的Edward头上的麻袋被Isaac的镰刀狠狠甩了出去。“为什么又是Eddie啊?!”橙发少年抱着园艺铲非常委屈地退到了医生和断罪人身后。

Gray从Rachel身后走出。

TBC

评论(12)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