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Hi这里晶奈,大本命圆神二本命友奈w
文渣写手&只会画小萝莉的画手【趴】配色渣
魔圆/友奈/LL/终炽厨
请多指教~

【奇迹暖暖同人】【祝冥】玉箫叙思(1-5)

好久没有正经写文了……以及奇暖成功的让我吃了好几对bg。所以准备认真的挖坑辣!

一.可曾有忌惮

祝羽弦从十岁开始就不想再笑。
父母的离奇身亡几乎压垮了这个十岁的少年,然而他却在嘲讽与压迫中站了起来,肃清家族异端,坐稳家主之位。
他在面对某些事情时的果断狠厉,有时是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的事情他却做到了。
祝羽弦不信天命,除了身边的暗卫他几乎对其他人都失去了信任。
家族间的交谈是搅满了利益的,祝羽弦在交锋之中噙着冷淡的笑,在文人雅士之间风采尽现。
简直就是奇迹般的存在。
六年后,海上明月楼即将开工,冥家冥水鸢被派去建造——祝羽弦只觉得这不过是冥家的示好,才送来一个娇俏的女子吧。他看似沉迷于美人间,却从不在心中留美人。
冥水鸢出发前被家族长老们灌输了关于祝羽弦的各种“光辉事迹”,长老们苦口婆心地对冥水鸢一阵教诲,她此行是为了与祝家打好关系,万不可将事情搞砸。
冥水鸢只是淡淡的点头。
然而冥水鸢坐在前往云端南部的马车上,心底却想着——祝家那么大,有趣的机关估计很多吧。

二.可曾有心乱

祝羽弦噙着疏离的笑,迎风而立,完美的礼节让他人丝毫挑不出错处。
冥水鸢一身水色衣裙,脸上没有半分谄媚或是惧怕,尽管她知道面前这个男子手染鲜血,掌握家权。
祝羽弦为了家族关系,设宴款待冥水鸢。
他坐在主位上,狭长的眸里带着些考量,紧盯着冥水鸢。
祝羽弦看她进门时,左顾右盼,“果然还是个小女孩呢。”他暗想。
冥水鸢脸上不见其他表情的走过来,祝羽弦邀她坐在身旁。“是不是会很兴奋的答应?”祝羽弦突然来了兴趣。
冥水鸢摇摇头,坐在离他两三个座位远的地方,继续左顾右盼。
“装置不错。”清冷的女声传来,祝羽弦尖起耳朵听。
“不过不太精巧……”冥水鸢的眼神有些空洞,口中低喃,祝羽弦听到后,突然有些惊诧。
所以这个小女孩是在……观察布局?
祝羽弦的心突然乱了一拍,她好像和那些疯狂奉承巴结他的人不一样呢。
有意思。

三.可曾有杂质

着一身精致水色衣裙的冥水鸢,没有顾及泥土是否会弄脏衣裙,草梗是否会勾破皮肤,蹲在杂草丛中细细丈量,眼中满是兴奋的光芒。
祝羽弦站在远处,打量着远处的女孩,又摸了摸自己的脸,低声道:“我还不如那些杂草好看吗?”
祝羽弦知道,她满心满眼都是海上明月楼。
但是他还是有些不爽。
暗卫如影子般悄然而出:“家主,要不要调查一下冥水鸢?”
“不必了。”
暗卫悄无声息地消失。
祝羽弦自己都不懂自己是怎么了。同为四大家族中之人,按理说自己应全面调查她,可是自己就是不想去查。
他希望这个水色衣裙的小女孩能够毫无杂质的活着。
希望她的生活里不要有杂质,希望她的心不要有杂质。
希望他与她的交往间,也不要有杂质……
祝羽弦看不懂冥水鸢了。
正是因为她太干净才看不懂。

四.可曾有情愫

冥水鸢凝视着月下那个抚琴男子,纤瘦的背影略显单薄,明明知道他的危险却想要靠近。
自己说过人心是最复杂的,比机关更要复杂。
她有些纠结,最近祝家主送来了一大堆金银珠宝。她不喜欢那些,但祝羽弦的行为……意外地让她淡漠的心有些动摇。
祝羽弦带她游山玩水,览这天下奇珍异宝,尽管她知道他的目的不一定单纯。
祝羽弦对她唠唠叨叨,满面笑意,讲了许多笑话给她听,尽管她觉得并不好笑,但却只能淡笑颔首。
这里的生活比机关工坊里的复杂很多、和这个祝家家主交流
然而祝羽弦只想知道冥水鸢能否一心一意,从一而终……
冥水鸢依旧痴迷机关,在万象仪的面前她露出了欣喜的笑。
冥水鸢在有些哀伤的琴音中轻叹,自己是否生了情愫?
祝羽弦抚琴的手轻颤着,两大家族,恩怨痴缠,自己该如何面对?
可曾有情愫……

五.可曾有喜悦

冥水鸢周旋于各种机关之间,她看着海上明月楼一点点建起来,露出了少有的笑颜。
祝羽弦想,她难道眼里只能看到机关吗?
冥水鸢并不是对祝羽弦完全无意,她的心防有些松动,但她要以大局为重,切不可沉沦于儿女情长。
冥水鸢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指挥海上明月楼的建造。
在冰冷的机关中冥水鸢有了精神,钻研着某个设计图或是更改某地方布局,祝羽弦都佩服冥水鸢的耐心。
在众方的庆贺中,海上明月楼落成了。
冥水鸢的脸上是掩不住的喜悦。
祝羽弦一边与宾客交谈一边悄悄瞄着冥水鸢。
许多人想要与她交好,但都被冥水鸢婉言谢绝了。“这丫头,难道不知道吗……想和她交好的可都是些权贵啊……”祝羽弦暗自无奈。
冥水鸢坐在宴会厅的一角,淡淡的笑绽放在嘴角,但不知在思索什么。
——大概是喜悦吧。
祝羽弦这样想。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