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奈Akina

Hi这里晶奈,大本命圆神二本命友奈w
文渣写手&只会画小萝莉的画手【趴】配色渣
魔圆/友奈/LL/终炽厨
请多指教~

【奇迹暖暖同人文】【祝冥】玉箫叙思(11-15)

【我来填天坑了!再往下就是开虐,唉……官配真冷啊……这之后又要很久才能填坑了。】

十一.可曾有落寞

祝羽弦带着丰厚的聘礼惊动整个云端向白家提亲一事,很快就被一脸焦急的侍女传到了冥水鸢的耳朵里。

冥水鸢坐在桌前叹了口气,咬了咬唇,果然,五年前那些都是虚幻的儿女情长,他是拥有丰厚根基的祝家家主,她只是根基薄弱的冥家家主,二者若是产生感情,基本不是吞并就是发生内讧。

她自嘲的笑了笑。祝家和白家相配很合适,都有着足够的根基,一个从商多才多艺,一个从政知书达礼——祝家也能得到一些提携。冥水鸢这样想着,心底莫名升起些落寞。

为什么自己想压下心中的不爽这么困难?

冥水鸢书桌里藏了一个很巧妙的暗格,只有她知道里面装着祝羽弦给她写来的信。每一封信冥水鸢都斟酌着合适的语言,保持礼节,她不想让祝羽弦和她的关系太过亲近,那样只会害了他们。

过了几天一脸喜悦的侍女传上了后续。听说白家家主赶回来退亲,冥水鸢不知为何舒了一口气。

她不愿意了解四大家族间的情感或恩怨,在祝羽弦这儿暂时破了例。

这几天祝羽弦依旧写信来,也不知是不是紧张她,写了特别多。安菲西亚发邮件速度很快,基本写信后半天就会到。

但冥水鸢像是泄愤似的研究沧冥家族的服装设计,那些信一封也没拆。

心底,莫名空落。

十二.可曾有期待

冥水鸢设计完衣服后,将那套被命名为『沧海玄冥』的参战套装收好,装进略有些大的锦盒,踏上云巅之战的征程。

日夜兼程,马车载着她赶往云京。冥水鸢宁愿自己吃苦也不愿耽误家族的大事,早一天总比之后匆匆忙忙好。

到了云京,冥水鸢收到了祝羽弦的第五十九封信,上面贴着个小小的窗花,她这才知道已经元旦了。

祝羽弦邀她去灵溪亭,冥水鸢想起五年前祝羽弦带她游山玩水时曾与她共煎茶,她想起那年祝羽弦对她吟了许多隽永的诗词,其中含着不少缠绵缱绻的情诗,又想了想如今局势,不免黯然。

四位家主各怀心事,时光匆匆,参战的日子到了。

上神台点祝火之前,冥水鸢先是看见正襟危坐手捧锦盒的白永義,然后瞥到越千霜紧盯锦盒有些忐忑的侧颜。

祝羽弦低着头,漫不经心的抚着锦盒,冥水鸢苦笑着凝视祝羽弦纤瘦的手,耳边又响起五年前离别前夜那首琴曲。

祝羽弦蓦地抬起头,正对上冥水鸢的眸。两个人对视良久,祝羽弦张口,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冥水鸢收回了眸,起身走向神台,她怎么又开始期待祝羽弦能和她说说话?

这是个危险的想法。

十三.可曾有肃穆

神台祝火被四人点燃。

冥水鸢站在祝羽弦的对面,祝羽弦的身影在火焰的燃烧下扭曲晃动摇曳。

她总觉得这种场面总有一天会再一次出现,但不是在四神台上。——这种想法在这之后的不久变成了残酷的事实。

冥水鸢面上倒是波澜不惊,眸中却充满了自豪。瞥见祝羽弦捧着那极其艳丽的衣装,她心想果然是他的风格,然后敛下眉,便换上一副肃穆之色。

虽说是冬日,神台祝火格外的烈,灼热一波接着一波传来。冥水鸢怕是穿得最薄的,因为要穿家主规制的衣服,也没得选择。

冥水鸢想,也是苦了千霜那小丫头,穿着战甲还要在烈火前一动不动,祝羽弦那个机敏异常的妹妹定会心疼的。

脑中百转千回又到了祝羽弦身上,冥水鸢专注的神情里多了些迷惘。

神台上依旧一片肃穆,烈火熊熊下四人的面孔上都闪动着金芒。可谁心里又揣着谁的心思?

祝羽弦的手紧了紧,他狭长的凤眸里一瞬的无奈没人捕捉到。

十四.可曾有寄托

冥水鸢没想到自己设计的服装呼声极高,她在家族中的威信也成功建立。奉承的话语沾染多了她自己也觉得无趣,可云巅之战余势未尽,无法回到云北的机关工坊,便又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研究设计图。

“冥阁主,元宵节到了。”清晨给冥水鸢送饭的小侍女轻声提醒,她接过饭菜,含笑点头。

也该出去看看。

用过了早饭,冥水鸢披上了外袍,走到窗边,打开窗,的确晴朗,但云端的冬日仍是凉意逼人,寒风裹挟着雪屑拍在冥水鸢的面上,一片白皑皑的雪地反射了阳光晃得刺眼。

啪地一声,窗子被合上。

她随意一拂脸颊,看着窗子上侍女给贴上的窗花,顿了顿——又走到桌前,启开了那个隐蔽的暗格,拿出了祝羽弦写下的第五十九封信,贴着小小窗花的信封格外别致。

轻抚了抚,冥水鸢将信放回暗格,神色迷惘。这信算是寄托,算是情思,却不得回应。

这几年下来她也从不谙世事的少女成了肩负家族责任的冥阁主,受了太多束缚。

仍是没能看透祝羽弦,算是遗憾。儿女情长,寄于心中,权当少年时的繁花,开在心里罢。

十五.可曾有挂念

夜色降临,灯火通明。

拒绝了侍女陪同的要求,冥水鸢独自一人乘着马车去云京的长街,元宵灯会的所在之处。

街市人群熙熙攘攘,吆喝声不绝于耳,略为喧嚣。她穿行于人群中,心里暗自羡慕那些全家同行或是情侣携手而过的人。

冥家从没这么热闹过,节日都是家仆向家族子弟们送些象征性吃食便罢,都在争着设计新机关,哪儿有人好好过节?若是长老们此刻在云京,她今日可没法出来逛灯会。

花灯看过一圈,都是些千篇一律的图案,没有新意。想着来吃些元宵,冥水鸢突然看见了一个摊位上熟悉的三个身影。

搭配界的新秀——故宫展会上见过的暖暖、啵啵和那只会说话的猫。

“喂,暖暖……那是不是冥阁主?”啵啵向嘴里塞了个猫爪元宵。暖暖抬头,面色清冷的冥水鸢正向着她们走来。“冥阁主,你好,元宵节快乐!”暖暖微笑着,“今天我们这里的猫爪元宵需要猜谜才能获得。大喵?”

“哇,暖暖,这位就是设计了比五花肉还美的「沧海玄冥」的冥阁主?”大喵露出了花痴脸,“请听题……”

大喵说完了后,冥水鸢迅速的接上:“五花肉。”“您猜的真快!”啵啵又一次惊诧了,“这是怎么做到的?”

“刚才它的话语里透露出了五花肉对它的重要性,谜题也与五花肉的特点相关。”冥水鸢轻笑,接过猫爪小元宵,坐在一旁的木桌边。

品尝着元宵,冥水鸢蓦然想起祝府那碗被她煮烂掉的元宵,还有祝羽弦。他现在可还安好?在与妹妹一起过元宵节吗?

遐想了一番,冥水鸢无奈苦笑,低头发现元宵已经吃完了。她谢过了暖暖一行人,继续长街之行。

她颇有兴趣的继续逛着灯会,孩童们眉飞色舞的挑选花灯吃着糖葫芦,青年男女则在猜灯谜,老人被儿孙辈搀扶着颤巍巍地走,脸上却满是笑意——普通人家乐趣竟是如此。

一盏花灯闯进眼帘,绘着的不是仕女图也不是花鸟鱼虫。

月夜里海棠树上展翅欲飞的青鸾。

冥水鸢想起某个月夜她接起了青鸾落羽,又想起了祝羽弦孤寂的背影,恍惚间听到了他的琴声。

摘下荷包买下花灯,冥水鸢提起时才发现花灯的另一面画着火凤,浴火欲飞。

又一次挂念起祝羽弦,她狠狠咬唇,向前方走去。

-TBC-

评论(2)

热度(10)